【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04)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这回有些私设。

推荐一下bgm《 Astral Requiem 》-山下直人,也就是我文中提到的那个,这首曲子是纯音乐,写的时候一直在听,真的非常美。

我仕 @消仕啦




04.

那天之后,安迷修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雷狮。

也许他只是回来一下,很快就要走了,又或者是回来了,住下了,一座城市那么大,想要相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不过这些,也都跟他安迷修再无半点关系了。

恍惚着度过了最艰难的高三,题海几乎压得他没有办法将心思分到别处,等回过神时,捧着录取通知书,一只脚已经踏入这个社会了。望着白纸黑字,他才如梦初醒,B大是雷狮一直想去的地方,可并不是他想去的,填取志愿的时候完全没过脑子,等一切都结束了,才发现自己一直以为抓住了,握住了,其实手心里空无一物。

雷狮不在那里。

他其实什么都没抓住。

从自欺欺人的寻找,到自我麻痹的回忆,再到最终绝望的放弃与无声的顺从,他早已如流注入这个纷乱错杂的世界,随波逐流,也疲惫不堪。

安迷修的生活是最格式化的三点一线,从家到公司,下班买菜做饭,然后打开电视,吃着晚餐看点新闻,偶尔下楼散个步,用她妹妹安莉洁的话来说,这是提前步入了老年期,无欲无求了。明明已经快奔三了,这岁数还没对象的大龄处A,真的已经很危险了。但是安迷修不觉得有什么,他对于现在的生活方式还算满意,至少是平静而稳定,能让他没有什么烦恼的事。


安莉洁认为安迷修还是没放弃雷狮,但是这初恋总是没有好结果的,忘不掉只说明还没遇到更好的。抱着这样的理念,她也曾试着给安迷修找过对象,但事实证明,她安哥除了对事业和马比较热衷,情商这方面简直就是负数,虽然她原来一直跟母亲住,对于哥哥和雷狮的事不是很清楚,但是从这一点来看,也难怪他们会分手了吧。

安莉洁后来真的是没办法了,她哥这人要长相有长相,要能力有能力,而且脾气好,会做家务,菜做的也好吃,这么好的一个A,就是找不到对象,只能是哪里出错了。

算了,bug就bug吧,她老哥开心就好了。

安迷修会做饭这一点,除了安莉洁之外,知道的人是少之又少。这项技能是他从小培养出来的,一开始是为了喂饱自己,到后来就变了味儿,完全变成了喂饱雷狮。

安迷修这人,你别看他平时对谁都和和气气的,但这种人事实上是最脱离人群的一种。换句话说,他就像是为了保护自己,总是将与人之间的距离保持到平衡程度,也就是说,他不用挂念任何人,不会有负担,但与此同时,也活得最孤独。

这种平衡在进入社会的时候得到了一些偏移,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他也会结交一些朋友,参加一些聚会,让自己活得更鲜活些。


可是至始至终,从来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像雷狮那样,蛮横而强硬地坐在天平的某一端,将他的心全部偏向了自己那一边,毫无预兆,却又那么的理所当然,以至于安迷修到现在为止都没办法纠正这一切。

真是太不公平了。

可那个人偏偏是雷狮,他安迷修永远也无法拒绝的人。
这或许也是他给当初的自己找的借口吧。

“分手吧。”

“好。”

他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了。




秘书今天请了假,安迷修只能自己出去倒咖啡。

临近午休,办公区的一些小姑娘已经开始放松地聊起天来,这种事安迷修一般不会多讲什么,多数时候就这么过去了。

公司楼下似乎新开了家咖啡厅,小姑娘们的关注点从来都不在饮品的味道如何,而在于服务生的长相身材以及有没有女朋友。安迷修只听到艾比说,有个服务生钢琴弹得特别棒,再多的就没仔细去听了,倒完咖啡他就回到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里。

午休过后,下午的工作量出乎意料地要比早上轻很多,安迷修原本已经做好了加班的准备,但事实上他比平时还要早了半小时下班。

难得的早退,安迷修并不是特别想回家,走着走着,就路过了中午小姑娘们谈论的那家咖啡厅。

明明才只是下午五点半,门口的牌子却显示着已经打烊,有店员正在擦着桌子,夕阳的余晖缓缓地移动着,透过玻璃窗铺在角落那台钢琴上——那儿有人坐着。

琴声倏起。

安迷修猛地停住了脚步,白色头巾的一角若隐若现,垂下来的两条带子小幅度地摇晃着,只不过蓝白色的连帽衫换成了黑白两色的制服,本质确实没变的。

《Astral Requiem》

如水琴音将思绪回溯到过去的时光,记忆仿佛许久未开的大门,厚重的灰尘纷纷扬扬。

那晚的夜空犹如流动的河川,星流好似深邃的漩涡,又像是颗颗撒在深蓝色绸缎上的宝石。他趁着恋人闭上眼睛许愿的时候,轻手轻脚地取出了藏起来的琴,奏响的那一刻,他从恋人的眼底看到了亿万闪耀的星辰。

他们开始拥抱,接吻,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却又宛如一个易碎的梦。

他几乎忘记了该如何呼吸,触碰了,碎成了无数块碎片,与光落下来的细碎的斑驳相交织,于是就再也分辨不清究竟哪些是梦,哪些又是现实了。

清脆婉转的童音响起,将他唤回了意识,他回过头来,孩子又喊了他一声先生,说:“不好意思,这里已经打烊了,请明天再来吧。”

他看着眼前的小孩儿,估摸着只有七八岁,背着书包,头发是浅棕色的短发,就像他的一样,鼻子也是,嘴巴也是,眉毛,嘴唇,就像是将他的脸完完全全地复制了一遍,只有那双绛紫色的眸子不像他,而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夕阳给她浅棕色的头发渡了层朦胧的金色,眨眼时睫毛微微煽动了两下,她的眼睛也是那么的深邃,就像是晕染了星夜,美得令人移不开目光。

等他再次回过神时,小女孩自己背着书包走进了咖啡屋内,光影悄然移逝,他再度望向那架黑色的钢琴时,那儿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喉头滚动了两下,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tbc.

评论(17)
热度(736)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