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Lost(上)

是阿景 @粉红魔泡景氏 点的怪盗侦探pa!

天才少年侦探和怪盗发小的恋爱故事!(喂

ooc

本来想写的帅气一点的,结果还是傻白甜的恋爱,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这种模式……



另外悄悄给《seven》打个广告,印调在我首页里!!!没有电脑我就不发链接了!!(你








01.

夜幕笼罩下的不夜城,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表层的宁静。

博物馆外被围得水泄不通,除了警车之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记者和fans,以至于警方不得不分散一部分警力来控制局面,防止某些粉丝做出过激的行为。

突然,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尖叫,继而整个人群都骚动了起来,大厦最顶层的玻璃倏地碎了,千万颗碎片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就像是往夜空中撒了一把繁星。

安迷修赶到最高层时,面对的是空空如也的玻璃柜,以及不远处平台边缘早已恭候多时的布伦达。

“夜色真美啊,我亲爱的侦探先生。”怪盗倚靠着另一侧未碎的玻璃,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玛利亚”,价格不菲的宝石在他看来似乎也仅是一颗石头罢了,但在安迷修眼中,那也意味着又一次的失败与耻辱。

“布伦达……!”安迷修暗地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喊出那个名字的同时,怪盗先生也露出了更加愉悦的笑容,手指灵活地转动起手中的宝石,火上浇油地继续说道,“别激动啊,让我猜猜,你们是不是又把我的信解错了?真是奇了怪了,我明明给过你提示了啊……”

安迷修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十分确信布伦达只是为了让他难堪才故意这么说的,还说什么提示,明明就是讽刺才对。但是他偏偏没有办法反驳,如果他否认了,布伦达反而可以借此发挥,说他连提示都看不出来,那样就更糟糕了。

可恶。

安迷修恨不得冲上去将眼前这个恶党狠狠地按在地上,将早就准备好的手铐给他铐住,押送回去。但他做不到。只要他们一有什么动静,别说将布伦达铐住,哪怕是能靠近他三步,下一刻怪盗就会张开滑翔翼,连同他盗窃的宝石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安sir,怎么不说话了?你那些惯例讨伐我的陈词呢,都拿出来啊?”布伦达面具之下的绛紫色眸子愉悦地半眯起来,他简直爱死了安迷修的这个表情,近乎于求而不得的样子,看上去真是太美妙了。“看样子你不会是忘词了吧,那可真是太糟糕了,好可惜啊。”

“闭嘴,恶党!”

“行行行,我闭嘴了。虽然有点可惜,不过……”布伦达举手做投降状,又将握着“玛利亚”的左手收至唇边,在暗红色的宝石上亲吻了一下,食指点唇笑了起来,“我们下次再见吧,侦探大人。”他维持着原有的姿势后退了两步后,直直地从最高层坠了下去。

安迷修急忙跑上前去,站在布伦达刚才的位置上,满地的玻璃碎片在月下闪烁着白光。

不过片刻,银色的滑翔翼带着怪盗直冲而上,黄白两色的头巾在他眼前一晃,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02.

“怎么,昨晚又通宵忙着拯救世界啦,安sir?”雷狮交完作业时路过安迷修的座位,顺道这么调侃了一句。

安迷修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黑眼圈浓重的和国宝有的一拼,“你就别再拿那个称呼来取笑我了,现在全班都学去了,搞得我还以为自己在工作呢……”

“这叫对你的工作给予肯定嘛,而且听着多牛逼啊。”雷狮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前桌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天才少年安迷修,破案无数的大侦探,要是我的话,哪个都够我吹一辈子了。”

“吹什么吹啊……”安迷修听了更郁闷了,连头上那根呆毛都萎了下来,“连封信都破不出来,还天才呢,师傅他老人家一定对我失望透顶了……”

雷狮听后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那不一定啊,别说你呢,没准连他老人家也破不出来呢。”

“谁说的!”安迷修听了老不乐意了,“师傅比我厉害多了,别说一个布伦达,十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行行行,我不跟你争这个”。雷狮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午休咱们溜出去吧,我想吃上次那家的海鲜面了。”




03.

安迷修的心思根本没放在午饭上。

从雷狮往他的烤串上涂了变态辣他还能冷静地往嘴里送这一点就能很好地看出,安sir心心念念的还是如何将他的死对头布伦达捉拿归案。

“!!!水——!!”

雷狮把手边的杯子递过去,等安迷修已经喝下去了,才幽幽地提醒他,“没有水,那是啤酒。”

安迷修辣得眼泪都出来了,一口冰啤酒下去,胃里就像炸开了似的,噼里啪啦地放着烟花,就差没躺在地上打滚了。

他半天才缓过劲儿,趴在桌子上愤愤地谴责雷狮这种无耻的行为,雷狮则是毫无诚意地一边应声,一边哈哈大笑。

“我就是想逗逗你,哪知道你想得那么出神啊。”雷狮见安迷修是真给辣惨了,仅存的一点良心让他停止了嘲笑,改为了更加委婉的憋笑,“你也是可以,干什么都心心念念着布伦达,你还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谁?

那一瞬间,安迷修眼前浮现出了星星图案的头巾,蓝白两色的连帽衫,以及那半副面具下犹如宝石般明亮的眸子,竟然一时失了神,忘了去反驳。

雷狮看着他呆愣的表情,心中警铃大作,难以置信地提高了音量重复了一遍,“你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吧?!”

眼前的幻象被打散了,安迷修这才仿佛如梦初醒般抖了抖,继而整张脸就像是烧熟了一般,恼羞成怒地大喊道,“布伦达他不是女孩子啊!!”

“我知道啊。”雷狮事不关己地耸了耸肩,“而且你也不是。”

“你知道就不要说那种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啊!”安迷修简直要给气晕了,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找了个不太高明的借口,“我去洗手间了!”

“喔,早去早回。”雷狮漫不经心地应道。

等到安迷修走远了,他才慢慢地直起身,越过桌子,将自己的杯子放在了那边,然后拿起安迷修的杯子重新倒了些酒,若无其事地喝了起来。

tbc.






评论(19)
热度(343)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