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与蛇(上)

@原諒我一生放浪不羈笑點低 太太的霍格沃兹 pa!是双箭头!漫画可以去翻太太首页!因为太喜欢就擅自写了真的非常抱歉!

我这人看过所有外国电影都记不住设定,所以很多地方都是自己想的,出入肯定是有的,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我。(跪)

下部分的车会即兴发挥的,争取今晚写完!(不可能)

《与蛇》上

霍格沃兹的盛宴还在继续。

难得的狂欢,没有人会注意到谁的提前离场。

先前雷狮只是听说过安迷修酒量差,今晚玩心大起想趁着宴会试一试,可没成想会差到这个地步,甚至可以说是还没开喝就倒了,酒杯在桌上轱辘滚了一圈,人已经趴桌上了。

???

看了看手中只喝了一半的酒,再回过头来去看已经睡死在桌上的安迷修,雷狮只觉得一阵头疼。这种时候把安迷修丢给谁也不合适,毕竟酒是他灌的,格兰芬多那帮家伙肯定又要说他心怀不轨了,就算是丢给海盗团的那几个,明天能不能再见到安迷修都说不准了。除了自己扛回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雷狮矮下身子,将安迷修的胳膊捞过来架在肩上,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时候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挑了条人少的道走。好不容易摸到大门了,只见凯莉端着盘柠檬慕斯斜靠在那里。

“怎么,这就打算走了吗?”

雷狮懒得跟她废话,道:“让开。”

凯莉倒也不介意他说话的语气,反而心情颇好地转了转口中的糖棍,道:“这么好的机会你也打算放弃?斯莱特林难道也会有所谓的良心和怜悯吗?——好好好,我这就让开。”她闪开身子做了个请的动作,将口中的糖果咬碎,垂眸轻笑道,“毕竟……我可不想被毒蛇咬上一口啊。”




雷狮也不是第一次来格兰芬多的寝室,之前跟佩利来这里约架的时候曾经打烂过这里的楼梯,不过看来很快被修复了。

他轻车熟路地找到安迷修的卧室,手搭在门把手上时才想起自己没有钥匙,下意识地骂了声,正准备一巴掌把安迷修拍醒时,木门吱呀一声缓缓地打开了。

“开门咒语居然是脏话,啧啧啧……”雷狮摇着脑袋,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一边费力地把安迷修往里面拖,一边谴责道,“你说要是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知道了会怎么看你?格兰芬多的未来怕是要毁在你手上了吧,安迷修。”

他把安迷修往床上随意一丢,便去揉他早已僵硬的肩膀,抱怨道:“重死老子了……”随后开始打量安迷修的卧室,“格兰芬多塔的楼梯也太特么高了,这都什么破差事啊……”他的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终又回到了安迷修身上,心里莫名烦躁。

赶紧闪人吧,可不能被看到。雷狮想着,刚打算转身,领口被一股大力往下一扯,整个人险些往下栽去,定神一看便怒道:“卧槽你没事起尸做什……么……”

然而令雷狮没有想到的是,安迷修不只是酒量不行,酒品也差到让人想打死他——

安迷修居然亲了他。

“唔…”雷狮的脑子有点懵,但好歹还能转,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这家伙是发酒疯吗?

你们格兰芬多人都这样?

雷狮还在犹豫要不要推开,安迷修已经伸手抚上了他的肩膀,一边加深这个吻。以雷狮对安迷修的认识,这家伙就是个处,没想到吻技还不赖,不知道是找人偷偷练过还是无师自通。

不过能让他雷狮无法拒绝,也算是有点本事了。

有意思。他想。

亲就亲吧,都是男人,又不会少块肉,就当是灌醉傻逼的赔礼好了。可谁知安迷修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突然施力,把他整个人往床上压去!论力量,他本来就不是安迷修的对手,更别说喝醉了的安迷修,力气更是惊人,他甚至来不及反抗,便被撑在两侧的手臂给禁锢在了床上。

斯莱特林的原则,即使处于下风也要游刃有余地将一切握在手中。雷狮迅速地将方才惊愕的表情收拾干净,换上一副平常的样子勾了勾嘴角,调侃道:“啧啧……安迷修,人不可貌相啊。平时可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哦?”

安迷修没吭声,似乎并不在意雷狮的语气,反而回给雷狮一个暧昧的笑容,暖色的灯火在他祖母绿的瞳孔中摇曳着。随后他垂下眸子,俯身在雷狮的鼻尖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然后还是不知足,顺着鼻子一路在他脸上落下零零碎碎的亲吻。

雷狮一开始还挺受用的,后来就被他亲得不耐烦了,心说你是把我当成那些小女生了还是怎么的,你喝醉了逮着谁都能亲了是吧?随后从衣服里抽出魔杖指着安迷修的眉间,咬牙切齿道:“发酒疯也要有个限度,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敢说不知道我就在你脑袋上开个洞得了。

“…………”安迷修思考了片刻,便毫不在意地伸手抓住了魔杖的头部,微笑道:“在抽出魔杖威胁别人前,先想想自己在谁的床上怎么样?”

就在雷狮愣神的一瞬间,他毫不费力地将魔杖抽出来往地上一丢,用看猎物的眼神将雷狮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tbc.

评论(16)
热度(533)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