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08)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下一篇晚点放上来!上回你们说要的进度,我写到了w

 @Heimdall-uuuu 18!

 @🍶梧柒奶油饼🍶 我柒!

最后几天再给本子打个广告x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9284772061

08.

“……你在说什么啊,雷狮。”安迷修怎么也想不明白,雷狮会好好的突然就翻脸,更想不到,对方居然认为自己会对一个小女孩下手,“你跟我好歹也认识那么多年了,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个多糟糕的人啊?”

雷狮撇开头,双眸低垂着。

蜂蜜甜腻的味道被柠檬的清香所中和,不再像之前那样来势汹汹,柔和得如同暖春融化的潺潺雪水,就像是安迷修和他一样。

其实雷狮在说完那句话后就后悔了,正如安迷修所言,安迷修是个什么样的笨蛋,除了他雷狮之外,恐怕没有人敢说更了解了。但事实已经容不得他再作任何解释,说出去的话不像虚拟的聊天软件上的气泡,就算还没到两分钟,也再也没有办法撤回了。

他想,这样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可以放手了吗。”他再次抬起头时,情绪被隐藏得很好,绛紫色的眸中只剩下了淡然。

安迷修只觉得心口一抽一抽的,即使主观意思再如何抗拒,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退让。

周身束缚消失,雷狮将方才滑到胳膊的外套重新拉好,从床上爬了下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刚好振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显示的备注,他的目光顿时柔和了起来。他匆匆的瞥了一眼安迷修,道:“今天谢谢你了。当然,如果你不出现也没什么,该解决的我都解决了,你来也是耽误我时间。”

他眸中情感还未来得及收拾妥当,便流入了安迷修的眼中,尽管知道那并不是对自己的温柔,可是安迷修还是愣了神,觉得心头一暖。

上一次见到雷狮这么笑,还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而雷狮上次这么转身离去,也已经过去八年了。

 

铃声持续了足足两分钟,雷狮快步走出了星月酒吧,按下了接听键,安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爸爸?抱歉,打扰到您了吗?”

“没有,刚才里面太吵了,我就到外面来了。”雷狮说,“有事吗?”

“嗯……”安柠迟疑了片刻,道,“已经很晚了,爸。如果没有别的事了,请早些回家吧。”

“不知道您在外面有没有吃东西,饿不饿,我还是下楼给您买了夜宵,您要是很快回来的话,我就先给您热一下吧。”

“不过不是烤串,那个吃多了对胃不好,您在外面也请不要多吃。所以我买了虾肉馄饨,就是您早晨常带我去的那家店,您说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所以我没敢走太远,街上除了那家店之外就是一些烧烤摊了,我就……爸?……您在听吗?”

“……”雷狮愣愣地注视着远处模糊的灯影,突然觉得鼻头一酸,脸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滚落了下来。他握紧了手机,吸了吸鼻子,哑着嗓子柔声道:“等我回来。”

 

 

雷狮接到安柠班主任的电话时才刚刚结束今天的第一首曲子。

他从谱架上取下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是安柠出了什么事,急忙接通了电话:“喂,洛薇老师?”

“嗯,请问是安柠同学的家长雷狮先生吗?”

“是我。”雷狮合上琴盖,“是我家柠子出什么事了吗?”

“不不不!”洛薇连忙否定道,“安柠她很好啦!上课认真听讲,作业也有很努力地完成,成绩也是全优但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啦!”

“……那是?”

“家长会!”洛薇说,“呃,其实也不能说是家长会啦,应该说是关于孩子身心健康的讲座,就在周五下午三点,请准时到学校!”

“……好。”

凯莉原本坐在玻璃窗的位置旁,等到雷狮挂了电话,才起身走向了钢琴,“怎么,柠子又被人欺负了?”

雷狮摇了摇头,说:“不是,是个讲座,关于孩子心理健康的,时间是周五的下午,所以我可能要请个假了。”顿了顿,他又道,“再说了,就柠子上次的事,班上估计也没人敢欺负欺负她了吧。”

凯莉笑了笑,“是啊,别看你家柠子平时乖乖的跟只小白兔似得,发起狠来不比你当年差吧?”

“那是自然。”雷狮也笑了起来,“明明是只小狮子。”

“其实太乖了也不好,别说孩子了,大人也是欺软怕硬的,弱者就会被人欺负。有爪子就得亮出了,磨两下,就没人敢欺负到你头上来了。”凯莉说,“不过真亏你还能笑着说出来啊,不心疼?”

“心疼啊,那可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怎么会不心疼呢。”雷狮苦笑道,“但那是安柠自己的事,该怎么处理我无权插手,虽然我也有责任,但是该怎么调和才能达到平衡,只靠我是没有办法帮她完成的。”

“行吧,反正我没有孩子,也不懂这些。不过如果小柠子被欺负了,我也会很难过的。”凯莉从钢琴架子上的一个小桶中抽出一根粉色的棒棒糖,剥开玻璃纸后咬在嘴里,含糊道,“毕竟,她可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小孩子啊。”

tbc.

 

评论(8)
热度(627)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