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09)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恭喜安莉洁小姐成功get重点拿下MVP!

以及, @Heimdall-uuuu 188888你看我二更了我多爱你呜呜呜





09.

 


雷狮百般无聊地坐在位置上,安柠坐在他腿上,脑袋枕在他颈窝里,软软的,有些痒。


自学生时代起,雷狮就不喜欢这种沉长又无趣的演讲,总觉得台上的专家讲来讲去,无非都是些重复的东西,再或者就是他听不懂的大道理,无一例外。所以自打那个时候起,遇到讲座之类的东西,他不是装病让安迷修帮他请假,就是坐在位置上睡大觉,等到要写什么观后感的时候再瞟安迷修的,到后来胆子大了,干脆连假都懒得请了,直接逃掉,气的作为点名登记的安迷修恨不得把他的名字写满记录本。


时隔多年再次坐在礼堂里,雷狮的心态还是那样,除了无聊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了。他调整了个姿势让安柠靠得更舒服,刚想掏出手机开个游戏打发时间,讲师已经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座,他只好悻悻地收回了手机。


雷狮不是没听过这类的讲座,只不过作为家长来到这里还是头一回,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周围的家长有带本子来记的,也有提问的,全都是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搞得雷狮什么都不做又显得太不专心了,只能托着下巴假装很认真地点头,实际上他什么都没听进去。


安柠乖乖地坐在雷狮的大腿上,左手边坐着的是她的同桌以及其家长,小姑娘刚开始就困了,靠在爸爸怀里昏昏欲睡,脑袋一点一点的。安柠歪着脑袋看着她,那孩子突然猛地一扎头,硬生生地磕在了一旁的扶手上,哇地叫了一声,把安柠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一颤,把正在装模作样的雷狮也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他说。


安柠摇摇头,说:“没事。”


由于声音太大了,讲师顿了顿,目光在礼堂里扫视了一番后才继续讲课,坐在最头上的艾比投来了责备的目光,小姑娘的父亲一边揉着闺女的额头,一边抱歉地朝老师笑了笑。小姑娘倒没觉得怎么样,倒是磕了一下后睡意全消,这才注意到了一旁的安柠,冲她露出了个灿烂的微笑,说:“阿宁你坐这儿啊,我都没发现呢。”


安柠回以微笑,点了点头,“是按座位分配位置的,我们自然是坐一起的啊。”


“哦哦哦……”小姑娘小鸡嘬米似地点着头,突然发现雷狮在看她,连忙道,“叔叔好!”


“你好。”雷狮说,“你是柠子的同桌?”


“是的!”小姑娘说,“如假包换!”说完就被她父亲弹了一下额头,“小点声,还嫌不够丢人吗。”之后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小小的插曲过后,讲座还在继续,从老师早晨发来的消息看来,他应该还要在这里坐上一个钟头。有的家长已经开始小声抱怨了,说学校为什么开讲座还要把孩子带过来,连椅子也不配,腿都给坐麻了,特别是个别几个家长的孩子体重还不轻,坐几分钟还好,这样长时间下去,简直是要人命。


安柠用脑袋蹭了蹭雷狮的脖子,小声问:“爸,您累了吗?”


雷狮揉了揉闺女的脑袋,说:“还好。”


安柠一听有点急了,说:“那我还是下来吧,我稍微蹲着点就好,不会挡着别人的。”


“傻丫头,你还不明白老师这么安排的用意吗。”雷狮笑了起来,把安柠往上抱了抱,“再说你又不重,蹲着得多累啊。如果这点苦都算累,你爸真是白活这么大了。”


“可是……”


“乖啦。”雷狮抱紧了安柠,柔声道,“让爸爸好好抱抱你吧。”



 

长达两个小时的讲座总算是进入了尾声,讲师正在作最后的总结,大致是说请家长们要多抽空陪陪孩子,不要总是借口忙于工作,其实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最需要关注的云云。以及他们这么安排作为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拉近家长与孩子之间的距离,让孩子体会到父母的爱。说到这里,很多因为怕累而让孩子起来站在一旁的家长都尴尬地低下了头。


坐在一旁的小姑娘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兴奋地转头对她爸爸说:“老爸,原来你还是爱我的!”


他爸没好气地在她脑门上又敲了一下,说:“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我不爱你,还让你在我怀里睡觉,把口水流得我一衬衫都是吗?还不赶紧下来,老爸腿都快断了,早知道昨晚就不该给你做红烧肉的。”


雷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僵硬的肩膀,这种不适感就好比他原来上课睡觉的时候不注意睡姿,一个姿势维持了太久,醒了之后浑身都不自在。安柠乖巧地替他锤着腰,眼里写满了自责与心疼。雷狮弯下腰在闺女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道:“苦着个脸做什么,没听见老师刚才说什么?拉近距离,体会父爱,人考验你爸呢。”


安柠低着头不说话。话虽这么说,小姑娘心里怎么想的,雷狮难道还不清楚吗?他微微欠身,手一拦,将安柠拦腰抱起,往外走去。




 

安迷修还在加班。先前匆匆吃的晚餐早就被消化得一干二净,肚子已经不知道抗议了多少次,他也只能苦着个脸继续对着电脑屏幕敲敲打打。


周围的同事早就下班了,个别几个留下来加班的也都受不住溜出去吃夜宵了,只剩下安迷修还在尽职尽业地整理着明天要用的资料和文件。眼睛实在吃不消了,他摘下那副死板厚重的黑框眼镜,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脑袋歪在椅子上稍作小憩,视线穿过透明的玻璃,远处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在瞳孔上落下闪烁而模糊的轮廓。


桌上的手机不适宜地传来了震动,安迷修像是从梦中惊醒般一颤,手忙脚乱地将桌上的金属板挪了过来,看到安莉洁三个字后下意识地想按挂机键,握着手机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接通了电话。


安莉洁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哥你在干什么啊,那么久都不接电话。”


安迷修悻悻地靠在椅子上,说:“加班啊,饿的要死,冷的要死,还能干什么。”


“不是,你别怕啊,我这次不是打电话来催婚的,也不是来给你介绍对象的。”安莉洁说。


“哦。”安迷修兴致缺缺地应了声。


“你打起点精神啊!”安莉洁提高了音量,“我有个事要问你。”


“你问呗。”


安莉洁深吸了一口气,说:“雷狮有孩子。这件事,你知道吗?”


安迷修心头一抽,只觉得胸口闷的厉害,淡淡道:“知道啊,怎么了。”


“我今天见到她了。”安莉洁迟疑了一会儿,缓缓道,“你有没觉得……她长得很像你?”


tbc.


评论(36)
热度(806)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