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九万里风(01)

是18想看的学pa @Heimdall-uuuu

剧情狗血,写不出日系校园的感觉。

ooc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01.

“下面有请学生代表——安迷修同学,上来讲话。”



台下雷鸣般的掌声盖过了凳子划过地面轻微的呲啦声,尽管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这里,雷狮依旧沉着脸往台上剜了一眼,克制住想要踢翻椅子的冲动,转身离开了礼堂。

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的背影,并没有出声阻止。

他知道雷狮在气什么,这种时候不如让他一个人去静一静。只不过,帕洛斯幸灾乐祸倒没什么,但要跟佩利解释起来就有些麻烦了,傻狗狗总会在某些事情上慢了那么不止一拍,脑子里除了打架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帕洛斯抱着胳膊,侧过头扫了一眼,故作惊讶地说:“咦?老大怎么走了,这才刚刚开始吧?”

佩利也跟着说:“啊什么,老大走了?为什么不等等我就走!我也不想听啊!”

卡米尔没有理帕洛斯,拉住起身欲走的佩利,说:“坐好。”

佩利刚想说什么,帕洛斯拍了拍他的脑袋顺毛,轻声安抚道:“乖狗狗不要闹,老丹看过来啦。”

佩利一抬头,发现坐在最前排的丹尼尔正回过头看着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乖乖地坐了回去。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此时此刻站在台上的安迷修却将全程尽收眼底,其实早在雷狮起身走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一块,只不过他还有要事,所以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他记得这个绑着头巾,不好好穿衣服还打耳洞的家伙,就是前几天和他一起被叫到丹尼尔办公室里的那个人,只不过那天他们穿着的都是私服,那个人的开衫拉链半开不开地挂在那里,里面黑色紧身衣下半截的腰身若隐若现,白晃晃的,在安迷修看来实在是不知羞耻。

好在这家伙还算有点身为学生的自觉,开学典礼还是有好好地换上校服,不过领带连结都不打就这么挂在上面,看的安迷修都想替他系上了。

雷狮坐下还没一会儿,哀怨的目光已经快要把安迷修戳出一个洞了,安迷修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走上台时还在绞尽脑汁回想着自己究竟哪里得罪这位大爷了,他这头还没得出结果,那边的雷狮已经在掌声中奋然离去,走之前还不忘用眼神再给他补上一刀。

安迷修心有余悸却又纳闷到不行地清了清嗓子,重整思绪,习惯性地露出微笑,开始熟练地背诵起先前准备好的演讲稿。





雷狮走出了礼堂,背后又传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气的他愤愤地握紧了拳头,恨不得把身后的墙壁给凿了。

前几天学前准备,丹尼尔主任把他和安迷修叫到了办公室,说是前任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已经毕业,眼下位置空缺出来了,就想让他们两顶上去。

雷狮两手插在口袋里,拽不拉几地说了声哦,而安迷修则是鞠了躬向丹尼尔道谢并说了一大堆表决心的话,在雷狮看来简直是要多狗腿就有多狗腿。他原本就在为丹尼尔把这嘉德罗斯和格瑞都不要的过丢给他而不满,眼下自然表现得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殊不知安迷修对他的第一印象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想,自己排名好歹在这人之上,怎么说这会长的位置也应该落在自己头上吧。

可是丹尼尔却偏偏要打他脸,而且打的啪啪响。
“那么,会长的位置就由安迷修同学担任了,雷狮你作为副会长,可要好好辅助他啊。”

那一刻,雷狮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

走出办公室后,安迷修抑制住心中的喜悦,本着好歹以后都是同学的心态刚想跟雷狮打个招呼,雷狮已经走出二十米开外了。

只见他摸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语气十分臭屁地说:“卡米尔,把佩利他们都叫出来。”

“不干什么,老地方。”

老地方??

安迷修心下一惊,以为雷狮说的是要去打架,急忙上前想要阻止他,一句“禁止打架”还没喊出口就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雷狮不紧不慢地补上一句:“老地方,撸串!”

TBC.

评论(17)
热度(240)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