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11)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我家18 @Heimdall-uuuu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差点就赶不上了嘿嘿。安哥和安柠终于见面啦。



11.

“哥。”安莉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转过身叉腰看着安迷修,“我怎么感觉你像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啊,能不能走快一点?”

安迷修刚想说什么来反驳,只觉得手上滴了些微凉而滑腻的东西,这才注意到冰激凌已经化了一大半,奶油全都流了下来。他只得先求助妹妹:“你带纸巾了吗?”

回答他的是安莉洁丢过来的一包湿纸巾。

“你赶紧的,吃完再擦,别浪费我时间,我还有很多稿子没完成呢。”安莉洁低头翻着手机相册,“A市的游乐场,只有这里的摩天轮能看到最美的夜景,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儿呢。”

安迷修两三口解决了冰激凌,冷得他打了个颤,叼着剩下的蛋卷皮默默地擦拭着指间的奶油。

安莉洁浏览完了刚刚的成果,抬起头,继而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安迷修的脸,搞得安迷修浑身不自在,迅速吃完了软软的蛋卷皮,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安莉洁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就觉得挺奇怪的,居然还有人连蛋卷也一起吃的吗?”

“怎么就没有了?”安迷修将用过的湿纸巾连同包装扔进了垃圾箱,“那本来就是可以吃的吧,丢了得多浪费啊,真不明白你们怎么都不吃这个。”

“我们?”安莉洁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

“是啊,雷狮那家伙原来也……”他愣了愣,便不再说下去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安迷修看着地,安莉洁则是盯着手中的柠檬冰激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她慢慢地将剩下的冰激凌吃完,连同她讨厌的蛋卷一起,然后拍了拍手,冲安迷修笑道:“走吧,哥。”


卡米尔还在排队等着甜点。

A市最受欢迎的游乐场,除了设施和美食之外,人自然也是最多的,双休日更是人满为患,别说是游乐设施了,就连每一个食品销售点前的队伍也是不短的。

原本今天说好了是由他带着小外甥女出来玩的,票只买了两张,谁知道雷狮早上打电话说他也要跟着一块儿去。卡米尔本想着票刚好够了,结果自家大哥接下来的话让他猝不及防。

“所以,计划就变为我们三个人去吧。”

“柠子说,我把她舅舅给挤掉了的话,你可是会很伤心的,对吧。”

他虽然表面上冷静地应了好,内心深处还是很暖的。

离甜品店不远处就是海盗船,相比跳楼机之类的设施,那已经算是很温柔的了,只不过,从乘客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来,恐怕没有人会认同了。

雷狮和安柠刚下来,下一批游客便迫不及待地上了船。

他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蹲下身来替安柠整理被风吹乱了的衣服与头发,然后眉眼弯弯地与她说着什么。

大约是意见没有得到一致,雷狮有些苦恼,又认命般地叹了口气,继而站起来,拉着安柠的手往别处走去。

如果没记错的话,海盗船之后的那个方向,应该是旋转木马了。



安柠选择了一辆粉色的马车,雷狮本想在外面等她,可是安柠没有直接表态,只是牵着他的手不放,低垂着眸子,雷狮就改变了注意。

他坐上了一匹黑色的马,紧挨着安柠的马车。

柔美而富有童真的音乐如潺潺的流水,世界仿佛都随之转动起来。安柠将大半个身子都探出了窗外,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跟着爸爸来游乐场,她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不愧也是那家伙的女儿,居然认为这种东西比海盗船好玩。

雷狮侧坐在马背上,轻声呵斥提醒安柠小心一点儿,眼底的温柔却是要溢出来一般。

会来坐旋转木马的,不是孩子,就是成对的小情侣了。一般大人都会在外面等着,很少会有像他一样陪孩子一起玩的,除了没兴趣之外,更多的则是觉得会丢面子。

雷狮倒不觉得有什么,反正这种丢人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做过了,托某人的福,他可是早就被动地习惯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按了几个数字后点开了相机。

“柠子,看这里——”

伴随着轻微的快门声,时光仿佛被永远地定格在了那一方小小的屏幕中。

光影在暖色的金属间流淌,正好在那一刻逆了光,只是一晃间,雷狮的眼前所浮现的,分明是另一个人的影子。短暂的重叠后,在他几乎要将那个名字脱口而出之前,却轰然碎成了无数块,在下一秒消失得不留任何痕迹。

他怔愣地看着前方,像是在寻找什么,视线却无法聚焦,便显得有些空洞起来。

变暗的手机屏幕就像是在提醒他一般,他垂下眸子,将暗色的屏幕重新点亮,接着又叭哒叭哒点了几下,浅色的圆圈分明地转动起来。

就在它停止并消失的同时,悠扬的乐曲戛然而止,马车由缓慢到静止,屏幕上跳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小框。

“设置成功。”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手机重新放好,牵着女儿的手离开了旋转木马。



卡米尔不喜欢热闹。

他不是唯一一个将ipad带来游乐场的人,但估计是唯一一个坐在游乐场甜品店里办公的游客。

服务生将冒着丝丝冷气的玻璃杯放在了木质的桌子上。他从密密麻麻的文字中抬起头,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过度用脑后只有甜食才能让他迅速恢复过来。

草莓慕斯被挖去了一块小角,上面的奶油甚至还未来得及融化,放在桌上的手机便嗡嗡地响了起来。卡米尔原以为是工作上的电话,难得的休息中如果增加了额外的工作量,就算是他也想偶尔任性一回,之后再作没听见之类的解释。

结果只是稍稍瞟了一眼来确认,下一秒就放下了勺子。

雷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听上去十分着急:“喂,卡米尔?你还在甜品店吗?”

“是的,大哥。”他瞥了一眼淋着粉色果酱的草莓,说道,“怎么了?”

“你能现在过来吗?”雷狮说,“我刚刚带柠子从鬼屋出来,发现柠子的胸针不见了,我现在回去找,你在出口处帮我看着一下柠子。”

胸针?

卡米尔皱了皱眉头,说:“我马上过来,可能需要点时间,你让柠子不要走开。”



安莉洁打算第三次回鬼屋的时候,安迷修拒绝了与她同行。

“怎么,老哥你是怕了吗?”安莉洁双手叉腰。

“开玩笑,你老哥我怎么可能会怕。”安迷修说的是实话,以前跟雷狮来游乐场,除了海盗船之外,每一次必进的就是鬼屋了,让他闭着眼都能走一遍,“你就饶了我吧柠檬太太,想取材您自个回去吧,我累了,在门口等您回来成吗?”

“胆小鬼。”安莉洁哼笑了一声,转身朝入口走去。

安迷修也不在意她最后那句嘲讽的话,四下看了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休息,突然,他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长椅子坐着的人,正是之前在咖啡厅门口遇到的那个女孩。

雷狮的……女儿。

一想到这,他的心又开始莫名地抽痛起来。

安柠低着头,眼框红红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她在自责。

自责自己为什么要把如此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如果她再多注意些,就不会被拐角处的那个鬼吓到,胸针也可能就不会丢了。

那个东西其实本就不属于她,所以她有什么资格把它弄丢呢?

手指绞皱了裙摆,她几乎要忍不住哭出来时,一个影子落入了视线中,她以为是雷狮回来了,欣喜地抬起头喊了声爸爸,在看清来人并不是雷狮后,整颗心再次跌入了谷底。

安迷修被她喊的一愣,略带歉意地笑了笑说:“抱歉啊,我并不是你的爸爸……”

安柠摇了摇头表示没事,本来就是她先认错了人,怎么反要别人先道歉呢。

安迷修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问道:“我能坐在这儿吗?”

安柠瞥了一眼边上空着的长椅,不明白这个叔叔为什么偏偏要坐在这里,虽然雷狮也有一再跟她强调不要轻信陌生人,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同,说不上原因,但他身上的柠檬清香却让人十分安心。

就像雷狮……她的爸爸一样。

她还是往边上挪了些,安迷修松了口气,在安柠身边坐了下来。

“你一个人吗?”

安柠摇了摇头,说:“和爸爸还有舅舅。”

“这样啊。”安迷修说,“我是和妹妹一起来的,不过她在鬼屋里取材,我在外面等她。”

安柠不说话,只是一直低头看着地上一块一块的石砖,心里想的还是胸针的事。

安迷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看着安柠不开心,自己的心也疼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伸手将孩子抱进怀里,温柔的柠檬清香将她柔柔地包围起来。

安柠没有挣扎,反而觉得鼻子一酸,先前压抑的情绪全都爆发了出来。

她在安迷修怀里小声地抽泣了起来。

tbc.

评论(27)
热度(790)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