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12)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久等了……!

安雷言语注意,话中有话指的都不是物件,雷总在这里大概也是后悔的,安哥的打算我就不说了大家自行体会。胸针是安哥的,雷总拿走了没有告诉他,所以以为是丢了的。

总之,我要开始走剧情(?)了。(呵

带上亲友 @Heimdall-uuuu  @三等车厢💨

另外感谢帮我码字的小可爱!不嫌弃我丑的要命的手稿而且能全部看懂真是辛苦你了!非常感谢!(因为ID搜不到所以不艾特了呜呜呜



12.

安莉洁从出口出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长椅上的安迷修。

她刚打算出声喊他,只见安迷修伸出手,食指搭在唇上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这才注意到,安迷修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

“我才进去几分钟啊,你又……”安莉洁走近了,突然惊讶地捂住了嘴,“这孩子,她不就是……”

“嗯。”安迷修淡淡地应了声,“雷狮的女儿,你见过的。”

“是这样没错,可是我当时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没看仔细。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跟哪个omega生了个这么大的闺女,我怎么都不知道,结果一看到他身旁的雷狮,真把我给吓着了。”安莉洁回想了一下,说,“只是那样都觉得像,如今细看更是,说真的,我真觉得她就是你女儿,不然哪会这么像?”

安迷修不置可否。

安柠在他的怀里睡得很熟,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呼吸安稳而平静,只是泛红的眼尾还昭示着她刚刚哭过,泪痕已经给擦去了。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许他打从心底是希望安柠是自己的女儿,可是理性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八年前雷狮亲口告诉自己,他的标记已经摘了,而他也要走了。

然后问他,分手吗。

他也答应了。

怎么看都是无解,索性也就放弃思考了。

安莉洁见他不回话,这次倒也不再追问什么,只是摊开手心,一枚小巧精致的胸针安静地躺在她的手中。

“漂亮吧?”她说,“我刚刚在鬼屋里找到的,看着挺贵重的,也不知道是谁掉的。”

安迷修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祖母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枚胸针,仿佛那是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你在哪找到它的?”

安莉洁觉得莫名其妙,说:“我说过了啊,在鬼屋里找到的,刚好挂在一个鬼的袍子上,她跑过来的时候我就把它取下来了……怎么了吗?”

安迷修愣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了声无所谓了。

“把它给我吧。”

“唉!”安莉洁迅速收回了手,拒绝得很干脆,“你不会想把它还回去吧?”

“怎么可能。”安迷修苦笑道。

“这可是……我自己的东西啊。”

安莉洁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一不注意被针尖划了一下手,好在这种东西都不算很锋利,只是破了点皮,有点疼罢了。

她知道安迷修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胸针而骗他,但是这种事情无论怎么看也太巧了吧?

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刚刚掉在里面的?”

安迷修摇了摇头,说:“掉了得有八年了吧,看样子毕竟还是自己的东西,终归还是要回来的。”

他将安柠轻轻地靠在椅子上,把那枚胸针放进了她随身携带的小包的夹层里,最后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送给你啦。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过我想如果是他的话,肯定取不出什么好听的名字吧。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看样子有人来接替我了。”他抬起头看向远处,扬起了嘴角,“期待与您再一次相遇,我的小公主。”



 
有时候,你越想找到什么,它就越难出现在你面前。
 
鬼屋虽说不大,可是地形和场景道具的布置却十分精细,再加上光线严重不足,胸针不是一件大物件,掉在任何一个角落里,都是一件让人很头疼的事。饶是雷狮再怎么熟悉这儿,找起来也费了不少功夫,但是一无所获连影子都没见着。
 
要指望工作人员吗?
 
当然不可能,又不是很贵重的东西,会有人认真找才怪了。
 
雷狮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在第一时间返回了鬼屋。游乐场客流量太大了,如果不尽快找到,最后的结果便是永远也找不到了。
 
鬼屋里时常会有结伴试胆的情侣,目的大多一致,闭着眼睛都能猜到,无非就是想看恋人惊慌失措的样子,最后扑进自己的怀里柔声安慰。大概是所谓的浪漫……吧。
 
不过并不适用于所有人就是了。雷狮想。
 
记得他和安迷修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提出要去鬼屋的是他。
 
不过,他那时可没有什么浪漫的想法,只是单纯想整安迷修罢了,如果真是吓得扑进他的怀里……啧,想象不能。那样的话他估计会直接把安迷修扔地上吧。
 
好在安迷修并没有给它往地上扔的机会,不过没按照雷狮所期望的那样,没被吓到也就算了,居然还能跟工作人员愉快的聊天,也是很厉害了。
 
“那家伙,果然是个笨蛋吧。”他并没有意识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
 
 
雷狮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石子路上是熙熙攘攘的游客,不少的手中都拿着冒着热气的美食。
 
抬头是深色的夜空,游乐园却如同一座不夜城,各色灯光映照着每一处设施,好似流动着一般。人声与音乐声交织后渐融与一体,灯火便开始迷离起来。
 
他把手放进口袋中,摸到手机冰冷的金属边瑟缩了一下。以前冬天,他的身子总是热乎的,有人给他暖手,围巾也裹得严严实实的。
 
那时,他的口袋是拿来装东西的,而安迷修的,则是用来装他的手的。如今失去了特权,什么都变得冰冷了。
 
夜风总是失温的,从衣物的缝隙间钻入,汲取着身体所剩不多的热度。呵出的乳白色雾气很快消失在了干冷的空气中,他伸手将围巾往上拉了些,靠近嘴巴的地方便开始变得暖和而又湿润,就像南方的天气一样。
 
长椅上没有什么人,所有人似乎都在流动着,卡米尔的围巾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自己身上,另一部分则围在了安柠的脖子上。
 
雷狮加快了脚步,走到了桌椅前,卡米尔从iPad上抬起头来,轻声问了句:“找到了?”

雷狮摇了摇头,深色的眸子中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变化。
 
“要去找工作人员吗?”他又问。
 
“不了,我早该明白的。”雷狮说,“注定不属于我的东西,偷也好,硬抢也好,终归是留不住的。”
 
卡米尔没说话。
 
雷狮看了眼一旁早已睡熟了的安柠,伸手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整理好,说:“去买一些东西吃吧。”
 
“我去买?”
 
“一起去吧,店里应该会暖和很多。”雷狮说,“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位置了,我记得每到这个时候,人总是特别多。”
 
卡米尔将iPad放回随身的包中,动作很轻:“要叫醒柠子吗?”
 
“不用了,”雷狮说着蹲下身子将卡米尔的围巾从安柠身上取下来,“你自己戴着吧,晚上很凉的,感冒了总归不好的。”
 
卡米尔迟疑了一会,将围巾重新围好,说:“那柠子呢?”

雷狮将自己那条围巾取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围在了柠子的脖子上,然后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安柠抿了抿唇,似乎是感到了属于爸爸的气息,先前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
 
“走吧。”他说。

tbc.

评论(75)
热度(812)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