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13)

是久违的更新了。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前几天跟亲友说我准备写加冰了,结果她颇为激动,说爷爷奶奶辈的文终于更新了云云,我的愧疚感就蹭蹭蹭地往上冒了。

所以我决定下一话让安重新来追雷作为补偿。(不是


带亲友。 @Heimdall-uuuu  @Der Nebel💨 



13.

安柠睁开了眼睛,窗外的霓虹灯是模糊的。

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暖风柔柔地将她包裹着,一路上车来车往,原本应该嘈杂的车鸣却渐渐融入了夜色中,倒让人觉得此刻的世界是无声的。

街道上比平日里还要热闹许多,因为快要到圣诞节了,到处都挂起了各色的灯,不少商店门口也都放了或大或小的圣诞树。不同于她原来居住的地方,远离市区,就算是到了圣诞节,一样的庆祝,也还是不如市区热闹,平时的时候就更是了,除了那一池不知名的鱼儿,就只有院子里那棵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的老橡树,外婆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树下,望着远处连绵的群山,明明看的是同样的事物,可是她知道,外婆眼中的景色,和她的是不一样的。

不知道外婆一个人在那里会寂寞吗?还有那些鱼儿,那棵老橡树,它们又会怎样呢?安柠想。

远处的车灯一晃,她眯起眼睛,歪头靠近雷狮的怀里,后知后觉地抬起头,可能是暖气的缘故,雷狮并没有因为她的小动作而醒过来,反而是无意识地将环着她的手臂收拢了些。

那个笑起来很温柔的叔叔怎么样了呢?她突然想。说起来,她还并不知道那个叔叔的名字,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未来得及告诉他。她原本是有机会的,就在那个叔叔将她靠在椅子上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可是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直到他把胸针重新放回到她的包里,揉着她的脑袋同她道别的那一刻,她仍然闭着眼睛。

那时的我,又在想些什么呢?

安柠重新闭上了眼睛。

要是那个叔叔是我父亲就好了。

那样,爸爸他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累了吧,她想。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五分钟,或者是更久,她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她想睁开眼睛,可是她太困了,眼皮像灌了铅一般。随后,她听到了爸爸的声音,还有舅舅的声音,钥匙开门的声音,以及被极力放轻了的脚步声,就像是一首柔和的安眠曲,混合了最令人安心的蜂蜜味,让她再一次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自那日游乐园一面,安迷修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正如安莉洁所说,安柠与他长得实在是太像太像了,像的他几乎就要认为那是他自己的孩子了,可是事实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那年他是和雷狮结成了标记,可是就只有那一次,之后他们都忙于学业,哪有心思再去想那档子的事,况且那夜他们两经验不足,很多地方都不了解,特别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抚雷狮,只能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他失去血色的唇,恨不得替他将所有的痛楚都匀过来自己揽着。要说那一次就中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就算有过孩子,他不可能不知道,雷狮也更不可能摘了标记。

想来想去,还是一盘死棋罢了。

第五个夜晚,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几十回,最终还是放弃了睡觉的想法。

他点了支烟,靠着卧室阳台的栏杆,目光在五光十色的灯火中游动,却不知该落在何处。这世界说起来很大,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尽头和极限,可是即便如此又如何呢,他连真正能落脚的容身之所都没有。不,至少曾今是有的,只不过他能没护住,所以只能再次各自漂泊了。

临近圣诞,整个城市都沐浴在这个西洋节日的欢乐中,八年前的今天,他还能牵着爱人的手,分享着同一首音乐,一同走在喧闹的长街上,在尽头的圣诞树下许下美好的愿望,可如今,他似乎连出门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让它赶快过去,撤掉那些可笑的装饰,让一切重归平静就好。可是,这是否是他真正所希望的呢?

我挣扎了八年,从心怀希冀到心如死灰,从奔跑寻找,到停止放弃,整整八年的时间,原本一切应该走向正轨,如你所希望的那样。可为什么你却回来了,回到了这座城市,重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却要我不要在意,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怎么可能做得到?

“雷狮......”他喃喃地喊出那两个字,未注意到手中的烟灰已经不堪负重地落了下来,不知被夜风吹到了何处。

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起,伴随着轻微的震动声,在夜晚显得格外清晰。安迷修咬着烟,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

“你居然还没睡?”艾比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以往这个时候你的电话可是打不通的。”

“在想事情,睡不着。”安迷修难得地简短解释了一下,“这么晚了,有事?”

“不算什么事,只是临时接到了命令,我明天要回旧金山了,总部那边的出了点事要我回去处理,这群家伙,真会挑时间来打扰我。”艾比的语气听上去颇有几分幽怨的意味,“下午四点的飞机,时间不急,有没有空出来陪我逛个街吃个午饭?”

安迷修将烟灰弹进柜子上那个烟灰缸里,问:“埃米也去?”

“他不去,他没空啦,这边还有一大堆事没弄完,他现在可忙着呢,哪有空去收拾总部的烂摊子呢。”

“我没说公事。”安迷修说,“我指的是陪你逛个街,以及,吃个午饭。”说完,他又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种说法和断句就像是刻意强调什么一样,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听到艾比的话后下意识地产生了某种抵触心理。

索性艾比并没有听出什么,照着回答了他的问题:“吃饭就算了,逛街的话,我不是已经有你一个苦力了吗?他就不用来了,等到时候了帮我把行李送过来就好了。”

“怎么了,你那边的企划也应该告一段落了吧?对方不是也挺满意的吗,就只差签合同了,这块你又不负责,稍微放松一下怎么不行了。”艾比笑道,“再说了,你一个人又没别的事可做,我马上就要出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就陪我半天又不会怎样吧。”

安迷修没有很快接话,手指摩挲着手机微冷的金属边框,他的脑内,此时此刻,就只剩下了艾比那句“你一个人”在空洞地回放着。

“……安迷修?”艾比半天没有听到动静,有些不安地问道,“你怎么了?果然还是太勉强你了吗?对不起啊,你要是不想就算了吧,早点休息,晚安。”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说“没有关系”,或者是,“不勉强”之类的话,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一句干巴巴的“晚安”。

他知道艾比并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恶意,反而是出于朋友之情,想帮他走出来罢了。

可是,真的不会勉强吗?没有关系,不会在意?这种连自己都不信的话,又怎能让别人信服?

机械化的占线在耳边回荡,他丢开手机,倒在了床上,脸颊一片湿濡。


tbc.


评论(75)
热度(566)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