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岁晏

古风paro

ooc

安哥是狐妖,雷总是谪仙。是给柒的新年文,xjb乱写的随便看看就好。

大家新年快乐!(太晚了吧你)

 @Der Nebel💨 



《岁晏》

 

“新年了。”安迷修望着仿佛没有尽头的长街,没头没尾地道。

 

雷狮正蹲在地上,在一堆绿色的蔬菜中挑挑拣拣,并未出声接他的话,反倒是一旁卖菜的小贩笑嘻嘻地道:“可不是嘛,不过今年可和以往不同,说是什么异国商队要来,那架势可是咱们这些人一辈子都难见到的呢。据说那跳舞的姑娘个个貌若天仙,和她们对上眼,没准连魂都能给你勾去了!”

 

“啊。”安迷修颇为吃惊地眨了眨眼,道:“有这么夸张?”

 

“那可不!”小贩见他有兴趣,压低了嗓子,故作神秘道:“而且我可听人家说,那些姑娘可不是寻常人,没准是西方的妖怪,专门勾人魂魄。不过,西方也不是没有神来管他们,据说那个叫什么什么婆的……”

 

“湿婆。”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儿!厉害得很,以一当千不在话下!跟咱们这儿的神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那小贩似是好不容易才寻得这么个听众,正说在兴头上,只见一把青菜“啪”的一声甩到他面前的秤中,吓得闭上了嘴。

 

“玄乎。”雷狮拍掉手上沾的水渍,转身从安迷修怀中摸出一只精致的钱袋,取出几枚铜板抛给那小贩,将菜连同钱袋一同塞回给安迷修,抬腿便走。

 

安迷修拎着菜,也不知道雷狮这是生什么气,想跟着,又还惦记着那个没听完的故事,犹犹豫豫地站在那里。那小贩见他这般,也猜得八九不离十,就道:“你先跟上去吧,有空您来,我再跟您讲!”他这才舒展了眉头,道了谢后快步跟了上去。

 

其实雷狮也就前几步走得快了些,怕安迷修跟不上,后来就放慢了速度,安迷修很快赶了上来,在他身后一步远的位置跟着,愣是怎么也不肯再上前半步了。想来,还是对他心存敬畏了。

 

是了,毕竟迷宫那次,他可是硬生生把这狐妖打回了原形。

 

雷狮心知这份恐惧难以消除,见安迷修做事总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唯恐让他不顺心,故而对他百般依顺,不满之余又有一丝懊恼,可又不能直接揪着安迷修的领子问个清楚,一来是怕再给人吓着了,二来,他也拉不下脸就是了。

 

临近春节,街上比平日里还要热闹,以往总是雷狮一个人出来买菜,可今天安迷修偏生要一起跟出来,说是不放心他一个人。他拗不过安迷修,想着多了个苦力也好,便点头答应了。

 

可如今看来,更应该担心的还是安迷修他自己吧??

 

“再乱跑,把你剁了喂给小黑。”不知道是安迷修第几次跑开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摊位前摸来摸去,雷狮好不容易挤过人群找到他,终于忍不住发了火,恐吓也颇有威慑力,特别是一想到那匹黑豹龇牙咧嘴的样子,吓得安迷修再也不敢乱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虽然还是隔了一步,他却伸手碰了碰雷狮的手,又惊觉逾了越,改为扯住了雷狮的衣袖。

 

雷狮不知道哪来的气,甩开他,直接握住了他的手,只不过还是威胁,道:“再走丢,你就别回来了。”

 

等雷狮买完菜再一次转身时,身旁哪还有安迷修的影子。

 

他连菜都不要了,脸色阴沉的可怕,雷霆剑压在长袖下,恨不得一道紫电劈开人群,最好直接把那狐狸尾巴也一并给削了才好。那小贩见他脸色如此吓人,打了个哆嗦,小声道:“那个,客官,您边上那位,刚刚带着一个小孩儿往那儿走去了。”说罢,他伸手指了个方向。

 

雷狮说了句多谢,心道,安迷修,今天我非得把你喂给小黑不可。

 

 

安迷修将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递给小孩儿,伸手摸进衣袋,这才想起来他的钱还放在雷狮那儿。他颇为为难地挠了挠头,正思索着该如何是好,一股熟悉的香气弥漫开来,他便欣喜地回过头,正好对上雷狮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睛。他这才想起,自己方才答应过的事情,没成想又一股脑抛掉了。

 

他垂下头,一副焉不拉几的样子,就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等候大人的发落,那小孩儿扯着他的袖子,另一只手拿着糖葫芦,眼角微红的大眼睛盯着雷狮眨巴了几下,身子抖了抖,又哭了起来。

 

雷狮皱了皱眉头,刚想叫他别哭了,一旁卖的小贩已经不耐烦地开了口,道:“到底怎么回事,大过年的,你们这是想赖账还是怎么的?不买别……”

 

不等他说完,嗖嗖几声,三枚铜板擦着他的脸颊没入了插着糖葫芦的草扎中。

 

雷狮冷声道:“滚开。”

 

那小贩好在胆子还算大,立马识趣地滚开了。

 

雷狮看都没再看安迷修一眼,甩了袖子就走,安迷修见他走了,急忙扯了那孩子一同追了上去,解释的话几次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能默默地跟着。

 

到了处无人的地方,他终于忍不住扯住了雷狮,却被狠狠地甩了开来。

 

“安迷修,我的话是不是不作数了?”

 

安迷修睁大了眼睛,狠命地摇头。

 

雷狮又道:“你是不是觉得不管你做了什么,到最后我都会原谅你?”

安迷修急了,“不是!”

 

“那是什么?”雷狮不怒反笑,“你否认这一切,却又做着截然相反的事,让我究竟该相信什么?”

 

“我只是,看他迷路了……”安迷修低着头不敢看雷狮的眼睛,只觉得手上一紧,那孩子正握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他知道这孩子此时害怕的很,可他只是咬了咬下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雷狮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笑了出来,“也好。”

 

“那你就跟他一起迷路吧。”

 

安迷修惊恐地抬起头,却连那衣摆也没见着了。 

 

 

 

“起坐拥寒炉,束带指已僵。”

“灰中见宿火,晶荧无余光。”

 

 

雷狮醒来的时候,天还是灰蒙蒙的。

 

远处有红橘色的光,能听得到隐隐的爆竹声,可是隔得远了,到耳边便模糊了。

 

想来是快到新年了。

 

他揉了揉发涨的额角,将一袭青丝绾至一侧,轻轻唤了声“安迷修”,才想起人已经不在了。

 

小黑就睡在他身侧,原本它应该睡在自己的窝里,怕是见他夜里害寒,咳嗽得厉害,这才跳上榻来替他暖身子。可知以往这活,却是轮不到它来做的了。

 

盆中的炭火已经烧的差不多了,没有人给它添上,只剩下了些许星星点点的火光。雷狮坐起了身,合拢了单衣,望着窗外点点白絮,才知是下起了雪。

 

若是平日里,只怕那狐狸已经捧着雪在院子里堆起了半人高的雪人,可如今这院中的白雪,连踏都未被人踏过,却叫人心里空落落的。

 

果真是,再也没有跟上来。

 

也好。他想。终不过还是,一个人罢了。

 

 

 

 

入夜便是该吃年夜饭的时候。

 

雷狮热好了酒,坐在院中石亭内的软塌上,一杯接着一杯地往下灌。他身上只着了一层薄薄的单衣,手脚皆是冻得冰冷,脸上却是热乎的。鹅絮融入清酒便匿了身形,就着入了口,却生出了几分苦涩的味道。

 

他喝着酒,却不知入口的,是酒,还是泪。

 

他低声喃喃,却知无人能应答。

 

他轻阖上眼,所触皆是一片湿濡。

 

“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

 

 

狐妖轻声喟叹,拾起一旁落入雪中的披风,抖去上面的雪,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

 

神明纵然陨落,依旧还是神明,可并不带表他不会冷,不会痛,更不懂得相思之苦。

 

“雷狮。”安迷修亲吻着他的额头,吻去他眼角的泪珠,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颤抖着身子,将神明拥入怀中。

 

亭山的积雪落了下来,他听见远处热闹的鞭炮声,看见万家通明的灯火,心知新的一年已经悄然而至。

 

“我回来了。”他轻声说,“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End.

评论(7)
热度(209)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