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15)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我终于不再是月更专业户了。

用的不是骑士而是神秘的童话中的动物,相信大家猜的到这人是谁(废话),我估计雷总做梦都真没想到自己醋了闺女他爹。/bu

还有就是,我雷真的是个闺女控,我真的太喜欢他宠闺女了,个人认为这私设也是一个萌点,有人要是觉得ooc了我道个歉TvT


15.

雷狮觉得,安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安柠有一部手机,之前一直都是滑动解锁,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一个小小的 头却换成了一串数字,雷狮起先并不在意,女儿一天天长大,有隐私也没什么。他一贯主张开放教育,极力反对自家老头子原来那一套,可这也不代表他不管。

越想越不对劲的雷狮大大终于没忍住,给小表弟打了一个电话,占线音响了好一会,那边才传来卡米尔略显疲惫的声音:“喂,大哥?”

“咳……”自知打扰到了表弟工作的雷狮卡了一会壳,方才脑子一热,倒真没想好怎么询问,也许他根本没问对人,奈何电话已经通了,退堂鼓也来不及打了。“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

那边传来了纸张翻开的声音,卡米尔低声说了句“请您等一下”应该是在收拾什么东西,雷狮等了一会儿,心莫名跳的很快,仿佛在等待一个很重大的事,他自己也纳闷了,我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大哥?”卡米尔收拾好东西,试探性地又叫了一声,雷狮“啊”了一下,像是才收了神,他问道:“您刚才是说,有事找我?”

“嗯……”雷狮犹豫了一会儿,组织了半天的语言,开口却只憋出一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

“就是吧,柠子她最近……怎么说呢,好像和我疏远了很多。”雷狮好不容易说出来了,心里到平生出几分莫名的委屈来,“她原先手机不上锁的,平时也就你、我、最多加上个她同学那么三个联系人,游戏和社交软件就更没有了,谁知道最近连吃饭时都要偷偷瞄一眼手机,晚上以为我睡了,还会偷偷给什么人打电话……”他深吸一口气,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你说,她不会是恋爱了吧?”

卡米尔听到这里,也是一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雷狮又自顾自地把话接了下去,:“怎么可能呢?她才多大啊?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脑子里哪有这种想法?……你说是不是我教育方法有问题?可柠子平时这么乖,我实在不觉得她会抛弃爸爸去找一个男朋友……”

“……”卡米尔突然觉得为人父母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会打开奇怪的开关把人设崩的一塌糊涂,他试着插了几次话,发现都没成功后也就不在尝试,耐心地等待他大哥从地球飞到外空星系的某个凹凸不平的星球后又被光速地扯了回来,总结起来就是他养了多年的大白菜被不知道品种的猪拱了(可能)。

“我得和柠子好好谈一下了。”雷狮竹筒倒豆子地说了一大堆,没把自己说服,反而给他越说越害怕,好像柠子明儿就跟人跑了似的。

他又说道,“柠子还没分化,万一以后分成了alpha,人家不要她怎么办?”

卡米尔终于插上了嘴,他说:“…不会的,大哥您想太多了。”确实,眼下他们连柠子是不是谈恋爱了都不知道,其他的就更别说了,纯粹给自个儿添堵。“也许事情根本不像您想的那样,或许只是认识了新的朋友,碰巧投机,话自然就多了。”

他想了想,又尝试着举了一个生动形象的例子:“就像,当年您和凯莉一样?”

雷狮:“……”

这个例子一点也不好!

“我还是觉得有问题。”雷狮说,“我想不出她有什么好瞒着我的,她从小到大除了我,就是喜欢和她外婆待在一块,眼下这家里左右就我一个,她好好的设什么密码啊?”

“咳,小孩子长大了有点隐私很正常。”卡米尔看的比雷狮要开很多,“柠子不像那种会早恋的孩子,你得相信她。大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您可能有点过了。”

“什么?”

“过于……关心则乱?”卡米尔叹了口气,“只要关于柠子的事,您好像就会想得太多?我知道你一个人把她养这么大不容易,可你总不能保护她一辈子,她也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你不需要太操心了,多关心下自己吧。”

雷狮愣了愣,苦笑道:“我是关心则乱,没办法,子女都是自己的命,怎能不多想?柠子是个乖孩子,可她才几岁,能有什么判断能力?我只能替她操心了。”

他顿了顿,轻声叹了一句,“……毕竟,也只有我来操心了。”

“大哥……”卡米尔犹豫了很久,才道,“你别再为那件事自责了,那不是你的错,要怪也只能怪老爷子。”

“我知道。”雷狮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走到阳台去拉上了窗帘,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

“已经结束了,卡米尔。”他沉默了半晌,缓缓道,“都结束了,什么都结束了,我不想再去挽回什么,也没有再去追逐的必要,一切都走上了他应有的轨道,或许这才是它原本的样子。”

“除了他,我不欠任何人。”

“所以只有这个女儿,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给他带歪了。”


安柠迷迷糊糊地关掉了手机的闹铃,等意识完全清醒的同时侧耳专心听着门外的动静。

此时是午夜十二点,距离她爸爸按时睡觉的点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这时的雷狮应该睡熟了,可她还是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把门拉开一条缝,确定了对门的门缝里没有光泄出来后,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她快速地钻回被子里,搓了搓冻僵的手。从枕下摸出手机,伸手,开了盏小夜灯,打开了聊天软件,心不知为什么跳得特别快。可能对于孩子来说,背着大人偷偷做什么事,无论是什么,总是能给予他们一种刺激且惊奇的快//感,就像偷食了伊甸园里的苹果。

点开对话框,对方最后两条消息是九点二十七发来的,那时她才刚睡着——雷狮给她规定的睡觉时间是九点。果绿色的独角兽图标很可爱,几乎让人以为它的主人是个甜美的女孩子。只可惜,事实并不总是如其表象。

“晚上好,独角兽先生。”安柠第一次在过了九点之后给对方发消息,她的心跳得更快了,像是怀揣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她没有立刻收到回复,于是便盯着天花板想,也许对方在工作,或者是在洗澡,看电视?总不可能也像自己一样很早就睡了吧……?

到底没有这么晚还在熬过夜,安柠很快便萌生出了困意,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眼皮不听话地打起了架,就快要合上的时候,独角兽先生终于回复了她。

「已经很晚了哦,乖孩子今天怎么没听爸爸的话呢?」

安柠强打起精神,回道:“独角兽先生不是也没睡吗?”

「我?」对方回道:「我可是独角兽啊,可是你不行哦,你还是个小朋友,睡眠充足才能长高呀。」

「还是说,是有什么心事呢?」

安柠愣了愣,似乎难以置信对方居然能猜到她的心思,于是回道:“您是怎么知道的?”

「哼哼,不告诉你。」对方说。

接着,对方又说:「有什么心事呢,能方便语音和我说说么?」

安柠的心简直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她咽了口口水,按耐下难以言喻的心情,拨通了语音电话。几乎是在此同时,那久违的温柔的嗓音低沉地在她耳边响起。

他说:“晚上好,我亲爱的公主殿下。”

评论(32)
热度(673)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