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16)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昨晚逼着老铁给我打的稿,她气急败坏地给我挑了一堆错字并且想弑君。不是,草稿不就是拿来修改错字的吗?(毫无自觉.JPG)



16.

自那日将心事全说出来后,安柠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下来了些,稍稍给她的心腾出了些地方可以放其它事情,这都要感谢那大晚上牺牲了睡眠时间的独角兽先生。

不过,她自己也因此在第二天一早十分难得地睡过了头,差一点亲手毁灭了自己辛辛苦苦揽下来的全勤记录,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说起来,能认识先生这么好的人,还要多亏了凯莉阿姨,看得出她的烦恼还能将独角兽先生介绍给她认识,简直是帮了她一个大忙了。

哦,当然了,还有替她瞒过了她爸爸。

雷狮从小教育安柠,不要随随便便地相信一个人,熟悉之人尚且需留一个心眼,陌生人就更别说了。可是安柠却觉得,无论是之前在游乐场里替她寻着了胸针的骑士叔叔,还是耐心倾听她心事与烦恼的树洞先生,他们都不像是爸爸所说的那种坏人。

毕竟,哪会有这么温柔的坏人呢。

安柠怀揣这小小的心思,并最终让其长成了参天大树,她的想法单纯而美好,就像每一个孩子一样。

她希望那个拥有着和她一样的棕色头发,双瞳如春日里沉静的碧潭般的男人,能成为她的另一位父亲。

她希望有一个人,能打破她爸爸孤独的伪装。

如果换作是其他的大人,听了她这般孩子气的想法,估计会一边叹着气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小孩子应该好好专心学习吧。哪怕是思想异常开明的凯莉阿姨,在得知了这件事后,脸上的表情都变了几番,从惊异到困惑,再到恍然大悟,最后只留给了她一根柠檬味的棒棒糖,笑得十分无奈。

“恋爱这种事,嗯……怎么说呢?它可没有那么简单。”

从拿起到放下,可能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可只有对真正懂得深爱的滋味的人来说,更像一场漫长而令人疲惫不堪的拉锯战,如果没有人先放手,那还只是平衡的消磨,可一旦有一个人先放手了,那么另一个人便会掉进深渊,粉身碎骨。

就像安迷修和雷狮一样,一个先松开了绳。看似是解开了对对方的束缚,殊不知这无异于往人心头上捅了一刀,然后还浑然不觉地笑着说,你看,我把自由还给你了,这是为了你好啊。

可对于局外人来说,没有人能有资格作出任何评论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朋友再怎么亲近也终究只是朋友,管不了也没空管,逾不了那条线、到达不了那凌驾于友人层次之上的私人领域。所以还是偶尔听听抱怨,做好一个合格的树洞,于聪明人而言是上上之策了。

只有至亲之人,才能时时刻刻地想着怎样让你过得更好,也只有孩童骨子里那份不可忽视的纯真,才会提出这种令大人心领了好意、却又实在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的问题了。

想让爸爸幸福,所以希望他们能在一起。

这种朴实、纯粹、美好得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话语,本身就是大错特错了。

人哪,总是一昧地将“我认为很好”,以一种令人无力反驳的强硬态度塞给最重要的人。

可是你眼中的“最好“,真的是对方想要的吗?

大人们不明白,孩子就更不明白了吧。


多年以后,当雷狮重新审视这个问题时,如水般的苦涩与无力感再一次勾起了沉寂多时、以至于他差点就以为已经消散了的烟瘾。

你在做什么?他想。

你还回来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

你还有留恋、有不舍?

或者说,希望?

……

你还爱着他,对吗?

他自己亲手种下的恶果,终归还是化作了最厉的恶鬼,在无数个夜里,让他从虚无中惊醒,再也无法入眠。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几个问题,反反复复,机械而冰冷。他在黑暗中发疯般地向前奔跑,身后分明空无一物,却好似有最可怕的东西如影随形,将他追至绝境。

而在那黑暗的尽头,却是有光的。

安迷修就站在那片光芒之中,微笑地望着狼狈不堪的他,他这才停下了脚步,明明只离了几步远,他却觉得安迷修和他隔了天与地。

光明和希望都在那边,而他却失掉了所有能够支持他迈出黑暗的勇气。

鬼使神差间,他伸出了手,只是轻轻地向前推了一把,就什么也不存在了。

然后梦碎了,他也就醒了。

浑身上下都湿淋淋的,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般。雷狮打了个冷颤,余光瞥见了开了一条缝的窗户,风便是从那里来的。

雪也是。

外面的风似乎大了些,敲打着窗子,呜呜作响,零星的雪花从留缝中落在了书桌上,很快因屋内的温度化成了一滩晶莹的水渍。

圣诞节要来了,柠子的生日也就到了。

他八年来至今为止所有的时光,都好似如他的困意一般化作了无色透明的一滩雪水,蒸发得一干二净,可唯有这个女儿,还在清楚地告诉着他,时间并没有如水过石、不留痕迹,反而在他那黑暗昏沉的时光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八年了……”他低声喃喃道,“我把她养这么大了。”像是向什么人倾诉,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人哪,总是在失去了之后,才会觉得自我的反省,卑微到犯/贱。

tbc.

评论(20)
热度(465)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