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花怜】细雨

看到秀秀的微博回答,和我酥 @🐠 飞快地脑了一下,就想看怜怜踮脚亲花花结果亲不到x想想就非常可爱惹!

第一次写花怜,私设特别多orz别当真看看就好。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x

顺便牵自家花出来溜溜。 @你球biubiubiu。

《细雨》

不知不觉已经三月了。

千灯观中那两棵桃树,还是前阵子几个小鬼从别处给移过来的,如今开了春,原本不比叶儿大的花苞,在一夜春雨过后,仿佛被人施了法术一般,一夜间竟然开了满树,自院口而入,都能闻到带着水汽的淡淡花香。

春日的雨不似夏季的暴雨,却是四季中最缠绵的,丝丝细雨将远处的群山都蒙上了一层淡色的纱,连着这么几日,到叫那两树桃花落了一地,来来往往间,总会有些不方便,索性谢怜这阵子也没事,他也不想麻烦其他人,自己拿起了扫帚,耐心地扫起了庭院里的花。

不过,同谢怜相比,花城这阵子却要忙上许多,鬼市每年开春都要举办一个赏花游,原本最初只是一小部分小鬼自发展开的,后来不知道是谁发现,唉,城主的大名儿里,不也有个花字吗?一时间,甭管是对赏花有没有兴趣的,都为了表示对城主大人的敬仰之情,尽心尽力拍马屁的众鬼们一拍即合,好嘛,这以后就成咱鬼市的传统啦!

于是,在花城主的影响力和默许下,鬼市的春日赏花越办越有名,甚至连人界都有人慕名而来,冒着被鬼分食的危险也要去瞧上一眼。可谓是名声远扬了。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花城的工作量也就跟这蹭蹭地往上涨,不仅要浏览大量的文书还要从众鬼们五花八门的鬼主意中挑选出有新意并且正常的。综合考虑了各方面问题才能拟好提案,直接大大地缩短了去千灯观的时间。

若是换做原来,那倒是没什么,可如今有了谢怜,这份工作就变得讨人厌了起来。

当然,谢怜是不知道这事的,他只当是近来鬼市中事务繁忙,并未作任何询问,反而是一日一个小鬼险些说漏了嘴,自觉差点坏了城主的大事,打着哈哈又混过去了,谢怜又是出了名的心大,人家说啥都信,也就没有多问什么。

谢怜将落花扫在一堆里,正寻思着是扫树下还是处理掉,抬头便觉得腰上一紧,黑色的发辫落在颈侧,恰好能瞥见那颗红珊瑚的坠子,久违的声音在耳旁沉沉地响起,带着些许责备的意味道:“怎么穿的这般少,也不知披着件衣服,春天要捂着,生了病可不止哥哥你一个人难受了。”

“唔,我不冷。”谢怜将手中的扫帚搁在一旁,转身用手抚上花城的脸,道:“你看,这不是热乎着么?”

花城闻言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捉住了他一侧的手,道:“是么?上回也不知道是哪位神官大人热乎乎地跑出去玩雪,到最后热乎到了脑门上,抱着我胳膊喊了一晚上胡话?”

……往事休提。

谢怜默默地想抽回手,却反而被握的更紧了,花城笑眯眯地看着他从耳根红到了脸颊,只觉得可爱得紧,心情大好地继续调侃道:“看样子是没忘,哥哥还真是容易害羞啊。”

谢怜头垂的更低了,奈何手收不回来,想跑也跑不了,只能顺势在花城脸不轻不重地搓了一把,轻声道:“三郎莫要再那我寻开心了,这事,你还是把它忘了吧。”

“和哥哥有关的事,三郎怎能说忘便忘呢?”花城说着低下了头,在谢怜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道:“哥哥才是,莫要再为难三郎了。”

好些日子未亲近,花城的嗓音似乎戴着神奇的效果,叫人腰身酥了半边,谢怜耳根子发烫,把脸埋在花城怀里,闷声道:“你那边……都忙完了吗?”

他原以为自己也可以放宽心,毕竟现在都已经在一起了,就不再是一个人可以决定什么了,只要不去多问,只是自个儿想想,日子也就不会难熬到哪里去。

可是后来,他发现他错了,不,简直就是大错特错,错的离谱,他可以忍住不问,也只是表面上的自欺欺人,他却忍不住思念成疾,可口的饭菜也变得索然无味。

世间最难熬的不是有形的病痛,而是那看不见摸不着,却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心头的,相思之疾。
他只不过一个月,便害上了此病,殊不知那八百年间,花城又是怎么度过的呢?

怕是将这每一缕思念,都雕刻到了骨子里了罢。

花城并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只以为谢怜想他想的紧,一时间将压抑在心头一个月之久的阴霾一扫而空,将谢怜楼的更紧了些,在他耳边低声道:“就快了,不日便可搬回来了。怎么,哥哥这是……想我了吗?”

那是自然。

奈何谢怜脸皮薄,本是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到了嘴边又呲溜一下给咽了回去,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正好花城还略有期待地缠着他,谢怜便进退两难,索性心一横,抬头便亲了上去。

“……”

没!亲!到!

谢怜又惊讶又尴尬地从花城的脖子上挪了下来,不出意料的听到了上方传来的噗嗤声。这无疑使他的自尊心收到了严重的打击,他只能再次鼓足勇气,横下了第二次心,猛地掂起了脚!

“……!!”

这次总算是高了些,只可惜十二厘米的鸿沟摆在那儿,可不是说跨就能跨过去的,谢怜一郁闷,正在用壮士断腕的决心思考要不干脆跳起来算了,那边花城摸了摸被亲了一下的下巴,一个没忍住,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谢怜:“……”

这,这这……他们一定是八百年之痒了!

tbc.

评论(10)
热度(93)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