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18)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是星月酒吧的日常,给柠子准备生日party中。

结果这次还是没刷新出安哥。唉。


18.

雷狮抖掉伞上的积雪,收拢后插进了门口的金属桶中。

凯莉正坐在吧台边指挥着什么,金正踩着小木梯将一串金色的星形状灯挂在吧台上的酒柜架上,听到了门铃的响动声,下意识地回头打了个招呼,脚下一个不注意,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好在格瑞眼疾手快地放下了杯子扶了他一把,这才没让他磕着。

“哎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谢谢你啊格瑞!”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格瑞从他那冒失的发小手中接过那串小灯,叹了口气,道:“还是我来吧。”

凯莉把糖棍扔进垃圾桶里,一边笑嘻嘻地调侃道:“是啊,早该让格瑞来,金你那么笨,再给磕着了就更傻了。”说完便在金的反驳中回过头朝雷狮摆了摆手,“来啦。吃早饭了没?街角开了家新店,听说那儿的小笼包特别好吃,格瑞不让金去买,我哥他还没起床,估计等他起来早卖光了,所以我们这儿还缺个跑腿的。不知意下如何?”

雷狮还没说什么,格瑞先开口道:“你自己想吃,别麻烦别人。”

凯莉吐了吐舌头,说:“你又不去,也不出钱,没有发言权。”

“我吃过了。”雷狮说,“卡米尔昨晚说今天早上回过来一趟,我让他帮你带把,应该也快到了。”

“好啊,”凯莉说,“是来送圣诞树的吧?”

“嗯。”雷狮点了点头,“据说超大一棵,不知道店里放不放的下,今年雪太大了,不能放在门口了。”

“没问题的!”金说,“大不了把桌子往里边儿挪一点,可以放在那边!”说着伸手比划了一下。

格瑞挂好了灯,顺着金的方向看了过去,顿时觉得头痛万分,“金,你要把树放在过道上吗?”

金不解地道:“我觉得放那儿效果才好啊,正中央,大家都可以看到了!”

凯莉说:“我觉得可以,就这么放吧!我去把牌子翻一下,今天不营业,咱们好好替柠子过个生日!金,你去把我前几天买的那两箱挂饰搬过来!”

“好!”

雷狮挂了电话,说:“卡米尔说他刚到街口,再晚一会就到了,这会儿人这么多,所以没那么快。——你东西放哪儿了,我去拿吧。”

“不用不用,我拿得动的。”金飞快地跑走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卡米尔拎着几盒热腾腾的包子进来了,凯莉笑着接过他手中的袋子,在看见他身后搬运工进来的东西后眼前一亮,“呀,我这儿还是头一回在店里放这么大的圣诞树呢……这么大,恐怕只有广场里的那棵才比它大吧?”

“说的那么夸张,广场那棵比这个大挺多的。”卡米尔解下有点潮湿的围巾,随手搭在了椅背上,“不过你要是想,那种也弄得到,只是你这店里恐怕放不下。”

“嗯,说的也是,”凯莉的语气听上去还挺可惜的,“等我以后开个大一点的店好了。”

卡米尔不可置否地笑了笑,指挥那几个人将树安放好,这头的凯莉和金已经迫不及待地拆开了食盒。雷狮左右无事,便从金刚才抱来的箱子中挑了几个挂饰,搬来了小木梯,一个人摆弄起圣诞树来。

“你怎么买了那么多啊。”雷狮好不容易将小勾绕好,看着剩下的装饰突然觉得有些头疼,“我看就算是广场上的那棵,不也够你挂了,不是,凯莉,你是没过过圣诞节吗?”

“怎么就多了啊?”凯莉咬了一口包子,含糊道,“不是你们说今年的树很大吗?那我不就多弄了点吗?没事,你只管往上面挂,不是有很多地方吗,都给他挂上好了,嗯……卧槽,金你怎么吃的那么快!”

“嘿嘿……”

“…算了算了,我刚刚说到哪儿了?”凯莉无奈地摆了摆手,放下筷子去摸糖,“哦对了,反正买都买了,不挂白不挂,总不能让我退回去把,再说了,今天可是咱们小柠子生日,当然得往豪华的办!”

星月小魔女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你那叫瞎搞。”格瑞说。

凯莉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无视他的拆台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我的店,本小姐爱瞎搞就瞎搞,店员不需要提意见,要提先把杯子的钱还上。”

格瑞不说话了。

“行吧。”雷狮说,“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瞎搞了,大小姐。”

“嗯哼~就当你夸我好啦!”凯莉说,“我哥等会带食材过来,处理好了之后下午就可以开始准备了,礼物我还没包装,金你一会儿跟格瑞去取前天定的蛋糕,地址你还记得吗?”

“当然——呃……”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求助性地望向格瑞,后者仿佛早已习惯了发小的脱节,接上他的话头,“我知道就行了。”

“那好!”凯莉拍了拍手,“柠子她中午在学校吃咱们得好好给她准备生日party,这可是她在这里过得第一个生日!得留下快乐的回忆才行!”

“是是是——”雷狮接过卡米尔递给他的小松果,不忘回头匀了个眼神给小魔女,“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这个当爹的还要上心啊凯莉?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有爱心?”

“呵,你可好好做你的事把,摔着了Omega我可是要负责的。”凯莉说,“再说了,我可是小柠子的干嘛,宠我女儿你有意见?有意见扣工资!”

“你这是滥用职权。”雷狮苦笑道,“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同意你当柠子干妈了?你母爱泛滥了就自个儿生一个,别打我柠子主意。”

凯莉愤愤地咬碎了糖块儿,说:“我就没指望你这个狗嘴里能吐出象牙——反正你同不同意都无所谓了,柠子喜欢我就成。”

“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雷狮不以为然,“在柠子心中吗,她爹我肯定第一,再是她外婆,舅舅,老师,她帕叔和佩叔,排到你都得多少号了也不数数?”

“……你就嘚瑟吧!”凯莉没脾气了,转身包礼物去了。


一时间只剩下了卡米尔和雷狮了,气氛也静了下来,空调还在呼呼地往外送着暖风,吹得雷狮有点热,额头上布了一层细细的薄汗。他挂好一颗小铃铛,顺手解开了大衣的扣子,瞥了一眼不知在想什么的卡米尔。

“怎么了吗?”

卡米尔摇了摇头,“没怎么。”

雷狮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拨动了一下刚才挂好的小铃铛,说:“你今天挺闲的啊,不用去公司了?”

“等会儿再去。”

“你这样不行。”雷狮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样起不了好的带头作用啊。”

卡米尔不可置否地看了他一眼。

雷狮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从口袋里摸出一盒薄荷糖,抖了几颗在手心里,递给了卡米尔,后者接过糖,却并没有急着吃,雷狮也不管他在想什么,自己仰着脑袋倒了几颗,咔吧咔吧地咬碎了,就像是吃巧克力豆一样。

卡米尔看着手心中融化了些许的糖,不知是因为它的触感格外粘稠,所以眉头微微皱起。

雷狮什么也没说,吃着他的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比如他不说的,但是卡米尔却迫切想知道的回答。

卡米尔到底还是忍不住了,他收拢了手指,薄荷糖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大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雷狮咽下糖果,说:“你指的是什么?”

“公司,还有,你的未来。”卡米尔说,“你没考虑过吗?”

“如果是公司,那我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雷狮说,“我费尽心思搞垮老爷子,只是单纯的想要自由罢了,我不想作为他联姻的工具,至于继承权,我也没兴趣,我只是不希望雷家的产业毁在那两个废物手里而已。你比我那两个哥哥有能力,所以我放心把一切交给你,这个说法你满意吗?”

“大哥,”卡米尔愣了愣,道:“我不是想向你抱怨什么。”

“我知道,”雷狮说,“至于你说的未来,抱歉,这个我还真没考虑过,我只规划过安柠的未来,替她铺好了路,我也就没什么别的念想了。关于我自己,我之所以回来,仅仅只是因为这里有我的过去罢了,我不想回忆它,可我更不愿一辈子对它退避三舍。”

“也算是我的私心吧,我希望柠子能在这个城市里生活,成长,”他说,“这里不止有我,也有他的亲生父亲。”

“至少这样,也算是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了吧。”

卡米尔忽然发现,他其实一点也不了解他的大哥。

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看似可及,实犹未及。如此奔跑追逐,确实如何也追不上了。

他摊开手心,薄荷糖不知何时已经化为了一滩水渍。

而那些为人父母的,也终归不再是少年了。

tbc.

评论(16)
热度(521)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