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完结)

ABO复合梗,有生子注意避雷。

ooc

开头我不bb,你们先看文,看完了在结尾有兴趣可以再看看我的演讲稿。(什么)



20.完结


雷狮早该猜到会有这么一天。

铺天盖地的信息素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出于本能,他还是艰难地伸出手,将女儿护在了身后。

男人见他这般,皱紧了眉头,道:“你这是做什么?”

雷狮只是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安柠死死地扯着他的衣角,无措地喊了声爸爸,随后被雷狮狠狠瞪了一眼,道:“你闭嘴!”

安柠从来没有见他这么凶过自己,一时间没忍住,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恐惧感充斥着整个胸口,几乎要将整个人撕裂了一般。

安迷修冷哼一声,道:“你吼她做什么,雷狮,你凭什么用你自己的罪过来惩罚她?你以为你这是在保护她吗?”他上前了一步,只见他眼前的Omega颤抖着双手将女儿护的更紧了,那双他日日夜夜所肖想的紫色眸子此时只剩下了深深的恐惧与不安。

凭什么?

他突然变得暴戾无比,恨不得将眼前之人揉进血肉中,叫他好明白自己这八年来所经历的痛苦与绝望,可是他不能,因为他还有一个女儿,安柠是无辜的,而他要惩罚的只有雷狮。

“你大可再退一步,雷狮,”他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雷狮紫罗兰色的瞳孔骤然缩紧,几乎是在此同时下意识地把安柠往后一推,“跑!”

安柠被吓了一跳,眼泪还没来得及擦,身体却下意识地自己动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听爸爸的话,疯了似的往楼下跑。

恍惚间,她听到男人说:“你在这里,她能跑到哪里去?”

“她也是我的女儿,雷狮,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点吗?”



【车部分老规矩走评论!!】



这一觉似乎睡得特别沉,等到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街上的灯光穿不透厚厚的遮光窗帘,安迷修伸手想抱抱雷狮,却发现身边的床铺早已冷去多时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恐慌起来,在家里翻了个遍,愣是没找到雷狮的影子。

他不敢相信对方是否又改变了主意,还是决定离开他,他知道这个想法很荒谬,可是雷狮有前//科,在不告而别方面是惯//犯,他不得不这么去想。

他捞起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摸出了车钥匙便往外赶,走到门口又折回去穿衣服。

他觉得自己真是快要被雷狮给折磨疯了。

十二月的风是刺骨的,一下一下地剜过安迷修的脸颊,他却顾不得疼,反而将车窗开的更低,好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他跑了很多地方,凯莉的店,安柠的学校,甚至是卡米尔的公司,而每一次怀着希翼又失望而归,让他的心再次沉入了谷底。

当他从最后一个地方走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他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天正好下起了小雪,他的目光也停留在了一家不起眼的小酒吧前。

那是他和朋友聚会的地方,也是他和雷狮第一次重逢的地方。

神使鬼差地,他再一次推开了那扇门。

酒吧里没什么客人,冷色调的灯光无精打采地亮着,酒保在柜台后擦拭着他那一排各式各样的玻璃杯,百般无赖地打了一个哈欠。

他在吧台前落了座,却不急着点东西,过了好一会儿,那酒保擦完了杯子,才看了他一眼,见是老主顾,才吝啬了他一句喝什么,一边将一个只装了冰块的玻璃杯摇的咔哒响。

安迷修刚要张口,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不紧不慢地脚步声,每一下不算重,却实实在在地敲在他心头,令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恨不得他走得外快一点,再快一点才好。

终于,那脚步声停了,一只纤细修长的手绕过他的脖子,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甩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他听到来人在他耳边说:

“A cup of water.”

“On the rocks.”

END.



好了如你们所愿,孩子见了,肉也吃了,人也团聚了,现在我也要开始我的演讲了,大家都严肃一点,砚总要开始装b了。(不是)

首先,先感谢各位能喜欢这篇文,老实来说这也是我第一篇正儿八经写完的中篇,也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虽然说有很多不足之处,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看点(自知之明了),就像我这个人一样,但还是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喜欢和支持,我真的感动的一塌糊涂(装一下)。

从去年到今年,从勤更到月更(你好意思),也算是写完了,我说结局是he你们还不信!居然敢不信!(你)嗳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的要我谈谈心得啥的我有憋不出什么,可能是一晚上写那么多脑子用完了。

没事,等出本了我们还有后记可以写嘛,不虚。(你)

等修完文了差不多就出本了,连同之前写过的一些短篇,还有未公开的几篇番外一起放里面了,以及我两页纸的后记(废话)。

不要脸求长评……!!!

悄悄说一下,结尾那个红本本是户//口//本喔,雷总溜回家偷本儿准备结婚啦,等番外我一定要写这个……!!

最后,感谢一路陪伴至此的你♡

秦砚

2018.4.7

评论(55)
热度(633)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