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番外(一)

正文完结了,更一下番外,剩下的会收本子里,所以不更新了。

另外弄了个印调,虽然我知道没什么用ummmmm,收录的是加冰和烟的完整版,还有原来的两篇车x

放一下印调链接


 番外   一

早晨六点三十,雷狮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半梦半醒地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闹钟,结果扑了个空。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在那儿坐了一会儿,等回了神,才想起这儿并不是他原来那个房子了。他们昨天刚搬进了新家,离市区比较远,但是靠海,采光好,也足够安静,相比原来二人的住处要好了不知多少倍,唯一不足就是上班上学的时间大大地延长了。

不过,在征求了安柠小朋友的意见后,小姑娘表示很乐意与两位爸爸搬到新家,以及中午在学校吃也没问题。于是,在看房到拍板装修入住,前后三个月时间,一家三口终于在昨天下午完成了搬迁入住,等终于送走了凯莉一干凑热闹的蹭饭者,雷狮久违地体验了一把身体上的疲劳。

当然,做“运动”除外。

凯佬十分贴心地挥手给他批了两个月的婚假,美名其曰是让他们好好享受同居的乐趣,实则小算盘打得啪啪响,连衣服奶瓶和婴儿床都买好了,万事俱备,只欠安迷修再给力一把,让雷狮给她整个干儿子出来了。

雷狮当然知道魔女小姐的糖里放了什么迷药,不然没事哪有这么大方,可这孩子的事也不是他一个人说的算的,没有安迷修那条祖传染色体,他一人也整不出一对啊。

想来,安迷修对他这个女儿,那叫好得跟个什么似的,恨不得把八年来所有欠下的日子一股脑地补回来,生怕他哪天把闺女给吓着了,回头不让他和她爹扯证可怎么办。

不过事实证明,安柠小朋友在得知骑士先生和独角兽先生其实是一个人,并且还十分碰巧地是她爸的时候,非但没有被这戏剧性的事实雷得外焦里嫩,反而欣然地将她爹的手放在他手中,郑重地朝安迷修点了点头。

雷狮就被这么交代出去了。

剩下的一切也都顺理成章了起来。

安迷修翻身时没摸到人,心里咯噔一声,顿时睡意全无,起身去察看,发现另一侧床铺还是温的,说明雷狮才刚起来不久,可能是洗漱去了。

真是怪了,他想,起那么早做什么,今天是周末啊。

另一边,雷狮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还好他反应快,没跑去叫醒安柠,不然就尴尬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睡傻了,可又觉得奇怪,自己早先最是恋床,搬了家也不见得这么快就能适应,可昨晚他分明是倒头就睡着了,连和安迷修分享一下搬家感想都顾不上,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恋床的人了。

雷狮光着脚踩在客厅的毯子上,一边纳闷着,一边忍不住打量起新家来,不得不说,安迷修近年来的品味有了很大的提升,原本他以为客厅会出现彩虹小马抱枕之类的摆设,现在看来那几个方形抱枕实在是再规矩不过了。昨晚入睡前,他好歹是硬打起精神好好审视了一下安先生布置的卧室,甚至在电视柜上看到了一架海盗船模型。

他年少时的梦想,如今漂洋过海,终归是停留在了名为安迷修的港湾里。
想到这,雷狮鼻子一酸,眼泪没先流,反倒先打了个喷嚏,等他酝酿出了眼泪,身后便有人伸手环抱住了他,将下巴搁在了他的颈窝里,语气里半是责备半是心疼地道:“鞋也不穿。”

他只觉得心头一暖,偏过头在安迷修脸上蹭了蹭,也不说话,将手盖在了对方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意思不言而喻。

安迷修吃了他这套,然后把自己的拖鞋挪给他。雷狮只穿了一只,剩下一只又挪了回去,这么来回推了几下,安迷修先妥协了,两个人便一人一只拖鞋地站在那儿,没一会儿便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喷嚏。

安迷修:……

我怎么就由着他胡来了呢?

深刻地自我检讨了一番后,安迷修又把拖鞋踢了回去,仿佛是为了表达自己坚决的态度,他在雷狮光裸的小腿肚上撩了一下,意思是:乖乖穿上,听话。

狮不知为何,偏生不肯听话,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由,任着性子去胡来,转过身子,不但不穿鞋,反而将原本好好穿着的那只也毫不客气地蹬掉了,然后期待着安迷修的反应。

就像个仗着大人宠爱便肆意妄为的孩子。

非常的……可爱。

安迷修无奈之下,只得穿好鞋子,环在人腰上的手猛地使力,将对方整个人抱了起来。雷狮惊呼一声,忙不迭抬腿夹住安迷修的腰,抱着他的脖子,生怕一不留神给摔了下去。

犯规。”他控诉道,“你偷袭。”

“嗯,我犯规。”安迷修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对海盗不需要规则。”

雷狮闻言突然愣了愣,垂下了眼,轻声道:“我早就不是海盗了。”

安迷修抬头亲了亲他,笑道:“没关系,反正我还是你一个人的骑士。”

无论你的征途是何方,我永远为你点亮灯塔,静候你的归来。


评论(13)
热度(442)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