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加冰番外03】关于远方

番外混更一下。

感谢购买本子。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dekuko?event=0



番外三  关于远方


说安苑刚出生那会儿,是遭到了母亲的嫌弃的。



雷狮好歹也有过一次生孩子的经验,知道疼是疼,可也没疼到糟心的地步,他生安柠的时候大概是老天心疼他,让他顺顺利利地少了很多痛苦,可他生安苑的时候,不知道是加了“安迷修”debuff还是他自个儿娇气了,总觉得时间格外漫长,疼痛也自然跟着延长,等到安苑终于肯出来了,他半管子血都耗光了。



于是,自然而然地,在安苑被抱来的时候,雷狮只是勉强睁开眼睛,把小崽子抱在怀里过了个形式,就万分嫌弃地丢给安迷修了。



“你妈不要你了。”安迷修忧伤地抱着儿子,细细打量了一番,继而评价道:“好像……是丑了点……”



幸好安苑睡着了,不然听了绝对想打人。雷狮听了睁开眼睛瞪着他,冷冷地说:“那下回你给我生个好看点的?”



安迷修立马改口:“……不愧是我儿子,真好看。”




安苑刚出生那会儿哭得很厉害,大有那种哭倒长城的气势,安迷修站在门外发愁,这以后要是大半夜也这么闹腾,那可怎么办?正想着呢,护士就把他的哭包儿子抱了出来,谁知道这小子也忒给他爹面子了,安迷修一抱他,立刻收了声,还跟个没事人一样吐了个泡泡。



仿佛刚才哭的昏天地暗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护士见了便笑着说:“你儿子跟你亲呢,一抱就不哭了。”



安迷修礼貌地冲她笑了笑,心里特有成就感。




后来,为了测试这项技能,安苑在众人手里传了个遍,可结果无一不是哭,哭,哭,连对生他的雷狮也不例外,真是一点也不给他另一个爹面子。


“这个我不要了。”雷狮愤愤地说着,到底又不肯撒手,只能任由他儿子在他怀里哭得嚎天嚎地,他能用的手段都耗尽了,可安苑好像生来就是哭的,也不知道上辈子受了多大委屈,眼泪都留到这辈子了。



“那你把她塞回肚子里好了。”安迷修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再弄个听话的出来。”



雷狮斜了他一眼,说:“少来了,你其实心里早乐开花了吧,真重新弄出来个不粘你的,你可别后悔的哭出来。”



“嘿嘿,再生一个也还是粘我的。”



“臭美,你做梦呢吧,赶紧把手擦干净了抱你儿子去,我困了。”




其实安苑出生那天早上的好感度测试,安柠是没有来的。



安迷修以为他儿子只给她一个人面子,美滋滋了一个早上,中午闺女来了,连忙招呼人过来,献宝似地抱着安苑给她看。安柠不敢抱弟弟,生怕给磕着碰着了,雷狮酸溜溜地说,不要紧只管抱,又不是易碎品,然后被安迷修空出一只手来敲了一下脑袋。



安柠小心翼翼地接过安迷修怀里的安苑,刚出生的小婴儿皱巴巴的,皮肤粉粉的,嘴里咕噜咕噜地吐着泡泡,眼睛却是还没有睁开的。

似乎是能感觉得到不一样的气息,安苑的眼皮子轻轻抖动了两下,一双湿漉漉的眸子便睁了开来,看了安柠没一会儿,便眉眼弯弯地笑了出来。



雷狮:不仅不哭居然连眼睛睁了,你们姓安的都这么厉害的吗???



安迷修:等等儿子说好的只亲爹呢???话说睁眼第一次见到的人会被认作母亲这是真的吗???



安苑开心地冲着姐姐笑,虽然不知道两位大家长心中正在如何咆哮,还是后来他长大后的某天下午,他的两个爹在谈论以前的事时顺口抱怨了一下,他从前种种是如何如何,现在又是这样那样的。


总之不是在夸他就对了。


那天是这样的。安迷修午睡醒来,睁开眼睛看到了从不喜欢午睡的,正在一旁玩积木的安苑,似乎是刚做了个关于过去的梦,突然感慨万分:“唉,我那时还真以为这小子只亲我一个,万万没想到转个身就给我打脸了,有他姐的时候我靠边站,没他姐了才退一步让我抱,真是个白眼狼。”

“你可知足吧,”雷狮比他醒的早,这会儿正靠在他怀里打游戏,百忙之中抽空瞟了他一眼,嗤笑道,“乐哥他根本不粘我,全家我地位最低,我都还没说什么呢。”


安苑的小名叫乐乐,是姐姐安柠给取的。


“谁让你在人家一出生就嫌弃人家丑的?你这是在否认我的劳动成果!”安迷修说着在雷狮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上揉了一把后,手便搭在上面不动了,雷狮正打到boss关卡,也懒得跟他计较以下犯上的问题,小幅度地甩了甩头表示不满,也就随他去了。


“你可拉倒吧。”雷狮说,“生孩子的不是你,肉也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还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


“是是是,不是我生的,那人总归是我带大的吧……”安迷修酸溜溜地说,“毕竟,乐哥他只粘我嘛。”


“嘿。”雷狮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劲,三两下解决了boss所剩无几的血皮,手机往边上一丢,张牙舞爪地朝安迷修招呼过去,“又给自个儿贴金,你皮了是吧,这么不会说话,还敢损我,欠收拾了?”

安迷修笑嘻嘻挨了几下,顺势将人往怀里一带,在雷狮腰上的敏感部位摸了一把,另一只手绕到他身后的臀///瓣上不重不轻地揉捏着,手指暗示性地摩擦过股缝,一边咬着他的耳垂,“来啊,欢迎来收拾。”


“……老流//氓!”雷狮低声骂了一句,身体偏偏起了反应,呼吸也变得急促湿热起来。


就在两人正没羞没臊干柴烈火一触即发时,一声突兀而清脆的碰撞声将空气中的暧昧打散的干干净净。


雷狮:……


安迷修:……


安苑:……啊,别管我,你们继续,继续。



饶是两人再怎么不要脸,这会儿怎么说也不敢在儿子面前瞎搞了。


雷狮咳嗽了一声,把扔的老远的手机又摸了回来,继续玩起他的游戏来。


安迷修这会儿困意消了个干净,却什么也不想做了。他抱着自己的omega,从稍长的刘海到鼻尖,再到微薄的紧抿着的唇,以及屏幕上翻飞着的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描摹着雷狮的样子。


安苑一个人闹腾够了,总算舍得放下他的宝贝玩具,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脑袋低低地压了下来,似乎是睡着了。


午后的阳光洒下细碎的斑驳的光影,孩童的呼吸平缓而绵长,就像一条静静流淌着的河流,带着往后所有的光阴,缓缓地流向远方。


评论(1)
热度(132)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