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番外(二)

是甜甜的同居了。

分个上下,今天写不完了。

预备把柠子送她姑姑那儿住几天,让安雷再给她整个弟弟玩儿。(不是)


番外    二(上)

雷狮在凯莉那儿的工作,终于成为了挂名吃白饭,不是他偷懒老是翘班,而是老板娘想儿子想疯了,自己又不愿意努力,烦的不行。

在凯莉第n次假装不经意提起她新买的小衣服后,雷狮终于没能装傻打趣她是不是以生娃为目的尽快把自己嫁出去,而是忍无可忍地把在一旁打游戏的金一把塞进她怀里,怒不可喝道,喏,送你当儿子,开心了吧。

金:0v0???唉什么?!!Σ(っ °Д °;)っ

于是凯莉笑到了桌子底下,格瑞不开心了。

事实上,雷狮是真不觉得男孩子有什么好的,自己小时候皮起来不觉得,可一旦让他把位子换一换,那可就不一样了,现在想来,那时候老爷子没把他弄死,可以说是非常仁慈了。

不过,这嘴上说着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格外一回事了。虽然说从工作上离了职,可毕竟是耳濡目染了好些日子,思想也在不知不觉间收到了凯莉的荼毒,只不过自己还没察觉罢了。

这天,雷狮终于迈出了这一步,对于人类来说是一大步——他给卡米尔打了个电话。

一开始占线的时候,雷狮是非常紧张的,他一方面觉得这是件很正常的事,另一方面又觉得如果问的对象是自己表弟,那就有点问题了,越想越心虚的雷狮正准备像鸵鸟一样地挂了电话,那边卡米尔已经应了声。

“大哥,怎么了?”

雷狮:我现在挂线还来得及吗?

本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原则,雷狮郁闷地将苦恼全部倒给了小表弟,末了非常诚恳地咨询了一下他的意见:“你看怎么样,想不想要个侄子吗?”

卡米尔:不是,大哥,这种事你确定要问我?不应该先去问下您的alpha吗?你这样让我怎么回答??我应该回避一下吧我好歹也是个a啊??难不成我说要你就生吗???

卡米尔内心狂刷过一屏弹幕,到了嘴边全咽了下去,他实在弄不明白雷狮怎么突然又改变主意想要一个孩子,想当年他去看雷小柠子的时候,他的大哥表示这是他这辈子带过的第一个孩子。

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现在看来这脸打的非常响了。

雷狮也知道这种问题除了问他伴侣本人之外,对其他人来说都是很不合适的,可他又不好直接问安迷修,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总不能一上来一句“你还想要个儿子吗我生”甩过去吧?带孩子可算得上天底下最麻烦的事情之一了,比让佩利乖乖的在那里待上一小时还要难,毕竟他是过来人,经验之谈让他十分不确认安迷修是否能接受另一个小崽子。

“我就是不知道问谁,这才来问你了。”雷狮郁闷的说道。

“您怎么……突然就改变想法了?”

“这还不得怪凯莉!……算了,也是我自己的问题吧。”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就是,觉得我欠了他太多了,让他错过了柠子的成长,从那么点大,到如今的能跑能跳,这一段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虽然一开始是很麻烦,可走到了头,回忆什么都是甜的了。可是于他而言,这一段是空白的,就好像剥夺了他作为一个父亲应有的权利,然后硬塞给他一个女儿,血脉相连是不假,可终归还是不一样的。”

“我原先想,安柠认他,甚至像爱我一样地爱着他,这于我而言已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了,他虽不说,和安柠也处的很好,可他真的没有什么遗憾吗?想来想去,到底还是我亏欠了他,所以如果他想,我怎么也得再给他生一个……可是我怕他顾忌我,因为生孩子不是一件说说就能做的易事,所以会说什么有柠子就够了之类的。失而复得的东西太过于珍贵,反而越攥越紧,成了一种没必要的负担了。”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怕了。

“哥。”卡米尔默默地听着,终于忍不住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想这么多。“

“恋爱这一块,我可能是不太明白的,但我想,您不需要想这么多,也不用说什么亏欠之类的话,毕竟这不是买卖,没有利益关系,关键是看你自己的想法,想为他做什么,一切取决于你。”

“所以我想,您大可不必询问任何人的意见,只告诉他一个人就好。”

“那么,您是怎么想的呢?”



安莉洁敲了敲门,出来的是安迷修。

“这么早?”他说,“早饭吃了吗?”

“还没呢。”安莉洁耸了耸肩,“这不是来你这儿蹭吃了吗?怎么样,有我的份吗?”

“唔,”安迷修想了想,“你可以把雷狮那份吃了,反正他老人家肯定得中午才起来,你不吃也是浪费的。”

安莉洁顺手从盘子中抽了一片烤得金黄的吐司,闻言大为不解道:“那你多做一份干啥,留着浪费啊?”

安迷修只是渡给她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说:“你不懂。”

“……我不想懂。” 安莉洁翻了个白眼,两三口解决了吐司,“你太膨胀了,照顾一下单身喵好吗。”

安柠从楼上下来,身后拖着个巷子,磕磕碰碰地挪着步子,费力地将它从十几节楼梯上搬下来。

安迷修听到响动,急忙关了火,铲子一丢便往外跑,就看着自家闺女抵着半人高的大箱子,要下不下地卡在那里,简直哭笑不得:“小祖宗,都说了让你别搬了。雷狮呢?”

安柠好歹是得了救,吸了吸鼻子,小声道:“我想让他多睡会儿,所以没去叫醒他。”

安迷修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家闺女的脑袋,只觉得这孩子跟着雷狮这么多年,居然没给带坏一星半点,反而乖巧得不得了,真不知应该庆幸,还是该心疼了。

“赶紧去吃饭吧,你姑姑等着你呢。”他说完便上了楼。



厚重的床帘阻隔了阳光,不会影响到床上人的睡眠,尽管安迷修不认为雷狮会因为晒了点阳光就从被窝里爬起来。

说起来,雷狮会养成现在这种赖床的习惯,也是拜他所赐的。

一半心疼,一半愧疚,总是见不得爱人再吃得一点苦,能做的事都揽到自己这儿,恨不得把命都教导那人手上,结果便是他又朝安莉洁口中的人妻迈了一大步,雷狮也不负众望地长胖了好几斤。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们照常办事时,他揉着雷狮的小腹,才觉得这人身上的手感真是好了不止一星半点,便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道:“你是不是胖了?”

这话一出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铺垫都不带,成功把雷狮给问愣住了,他想了不到三秒钟,便抬起腿,一脚把安迷修给踹了下去,末了还非常高冷地补了一句:“滚。”

就算不是女性,作为一个omega来说,这也是很伤人的。

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还没来得及爬回去,雷总已经翻了个身,呼啦一下把被子全给卷了过去,意思再明显不过:睡客房去吧您。

此时按下不提,也算是他自找的,惯坏了不说,连话也不会说,真是找罪受。

没办法,谁让那是他失而复得的小祖宗呢。

“雷狮。”他俯下身去亲吻他的omega,并释放出柔和的信息素,好让对方能在自己的气息中醒来,“该起床了。”

Omega好看的眉毛皱了皱,眼皮子颤抖了两下,却没有醒过来,但是本能让他在睡梦中也要靠近自己的alpha。雷狮伸手去勾安迷修的脖子,软趴趴的并没有多大力气。安迷修顺着他的动作翻上了床,掀开被子把雷狮捞进了怀里抱着,再一次感慨这手感简直不能再棒了。

大概是没亲够,雷狮攀在他身上的手又施了些力,嘴里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轻哼,这种下意识的索吻行为对安迷修而言无异是在撒娇,换作了平时哪有那么容易见着?于是便毫无自制力地任由自己陷入温柔乡,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等到雷狮醒了,估计会恼羞成怒地杀他灭口吧。安迷修想。

不过算了,醒了再说吧。

tbc.

评论(14)
热度(403)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