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安雷】加冰番外(二)

是甜到酣的糖了。

我流安雷,ooc看看就好……。

感谢我老铁和另外一个小可爱w




番外二  下

  如果不是因为闺女要走了,雷狮大概是可以一直赖到午饭点才起来的。这一点,安莉洁深信不疑。

  她看着自家老哥重新系上围裙,哼哧哼哧地开始做另一份一看就比之前豪华得多的早饭,甚至开始怀疑她吃掉的那一份本就不是为雷狮准备的。

  这头面包刚烤好,那边雷狮洗漱好走进了餐厅,在他乖巧的女儿头上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还乱着不说,还得拉上人家安柠一块儿乱。他呼哧呼哧地取了一块面包,一边抹着沙拉酱,一边跟安莉洁打招呼:“这么早,吃过早饭了吗?”

  安莉洁点了点头:“刚才吃过了。”歪着头想了想只觉得刚才那句话有点耳熟,似乎在不久前,她也回答过同样的话。

  不愧是夫夫,连问个话也对得上脑电波。安莉洁大为惊异,觉得自己又get到了新素材。

  于是现在的情况变成了三个人看一个人吃早饭。
  

        “所以说你要去多久?”

  “一周左右吧。”雷狮说。

  安迷修提出质疑:“一周哪够,你那个哪有那么短?”

  雷狮想了想,觉得差不多也就是那么长,不过多待几天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了,于是便改口道:“那就两周吧,总不能麻烦人家太久。”

  安莉洁说:“我没问题啊,这算不上麻烦的,柠子那么乖,我巴不得她多住一阵子呢。”

  安柠顺着她的话接道:“我会听话的,不会给小姑添麻烦,爸爸你们有什么事就安心去做就好。”

  看到女儿这么乖巧,安迷修心里百感交集,一方面为自己和老婆的二人世界时间得以延长而暗喜,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这种老婆闺女二选一的行为很不好。然而他们此行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再度一次蜜月,而是为了给柠子再整出个弟弟,所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柠子还没有到分化的年龄,安迷修和雷狮都不希望女儿过早地接触大人的世界。

  “既然柠子都这么说了,时间就你定吧,安迷修。”雷狮舔掉嘴角的奶渍,如此决定道。

  于是就这么定下了,安柠在安莉洁那里住一个月,安迷修和雷狮则搭乘第二日一早的飞机前往加拿大。
  

    

  
  
  这天晚上,安迷修便十分罕见地失眠了。

  他翻来覆去了十几次,虽然每一次都十分小心地放轻了动作,生怕吵到了雷狮,可他不知道的是,早在他翻第三次身背对着雷狮的时候,雷狮就已经醒了。

  等到安迷修再一次翻身面对着雷狮时,他发现那人已经睁开了眼睛,黑曜石一般明亮的瞳里倒映着自己局促不安的样子。

  然后那双眼睛便笑了起来。

  安迷修抱歉地将他揽进了怀里,轻声问道:“吵醒你了?”

  雷狮摇了摇头,“怎么,紧张得睡不着了?”

  他的语气听上去是在调侃,但安迷修知道他是在以雷狮的方式来关心自己,便道:“是啊,我可紧张了,生怕咱妈看不上我,把我赶出来不要紧,万一连你也一块丢在门外不让进可怎么办?”

  雷狮听他胡扯,说:“你说的那是见我爸的情况,我妈才没老爷子那么不讲道理呢。”

  “那你不如先帮我预设一下,我们先练习练习怎么讨我丈母娘欢心?”

  “那可不行,这样不就不能锻炼你随机应变的能力了吗?”雷狮一脸坏笑地拍了拍安迷修的脸,大有一副调戏良家妇男的派头,“乖,别总想着投机取巧,该怎么来就怎么来,我妈没老爷子那么爱瞎折腾,不会为难你的。”

        安迷修顺势抓住他的手,在手背上亲了一下,说:“行,那不练了,你赶紧睡吧,明早该起不来了。”

雷狮依言闭上了眼睛,往他怀里钻了钻,安迷修将下巴搭在他柔软蓬松的发顶,准备养好精神面对明天的长途。

就在安迷修的呼吸逐渐绵长时,原本早就应该睡着了的雷狮却突然出声道:“其实你大可不必那么紧张的。”

安迷修了睁开眼睛。

雷狮也没管他是否醒着,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妈她很早就想见你了,你给她送来了这么一个可爱又懂事的外孙女,她喜欢都来不及,哪里舍得赶你出门呢。”

“还有就是,你不是一直好奇我是怎么搞定我那个油盐不进刀枪不入的老爹的吗?其实这也多亏了我妈,拿她自己替我换回了一个户口本,不然仅靠我自己,这么多年你也看到了,耗时又耗力,也还就是那个样子,哪能在一个晚上就把户口本弄出来?我那天可是亲眼看着他从那个里三层外三层的保险柜里取出来的,剩下的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所以你不用担心该怎么和她相处,因为接下来的一整个月,要思考这个问题的人可不是你,而是我那个死鬼老爹。”

“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与其想一些有的没的,不如先想想咱儿子叫什么,嗯?”

安迷修被他突然倒出的一连串事实给吓到了,想当初他还因为一大早没见着人,胡思乱想了一整天,后来又被甩在吧台上的小红本吓着了,满心只想着终于可以和雷狮结婚了,哪有余力去追究它是怎么得来的呢?

安迷修憋了半天,才感慨道:“那真是非常感谢岳母大人了。”

随后就被毫不留情地踢了一下小腿。

“那我呢?”雷狮瞪他。

安迷修立马改口道:“那真是非常感谢我的亲亲omega雷狮大人了!”

“什么鬼称呼。”雷狮给他气乐了。

安迷修在他额头上亲了亲,柔声道:“好了,快睡吧,晚安。”

一夜安眠。


第二天一早,雷狮大人果然不负众望地起不来了。

安迷修起床的时候把自己的omega轻轻摇醒,之后才去洗漱和准备早餐,满心欢喜地温好了牛奶,没成想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安迷修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心想果然不能太相信雷狮会乖乖起床,推开房门后果不其然,雷大爷抱着他的枕头将自己裹成了一个大蚕茧,依旧雷打不动地睡得正酣,这也正意味着那杯牛奶估计得重新在微波炉里热一趟了。

安迷修啊安迷修,那么多前车之鉴都被你吃了吗,你居然以为雷狮能自己从茧里飞出来?一边进行深刻自我检讨,一边走向床的安迷修深深地叹了口气,抓着被子的一角用力一抽,将雷大爷从茧里剥了出来。

最后好歹是赶上了。

安迷修长舒了一口气,坐在他身边的雷狮头一歪,枕着他的肩膀又睡了过去。

都说omega到孕期会嗜睡,雷狮自从和安迷修同居之后,就一直是个怎么也睡不够的状态,去检查了也没发现有小崽子,其他毛病也没有,可就是莫名其妙地想睡觉。

所幸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安迷修也就乐意地随他去了。想来是之前吃了太多的苦,连觉都睡不安稳,光想着从老爷子手里夺权去了,为了挣脱枷锁而拼了命地挣扎,弄了一身的伤。如今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也是该养精蓄锐,让伤口结痂了。

雷狮从不与他说起过去之事,他也心照不宣地没有问起,但到底还是心疼的。他无法想象一个omega是怎么在被标记的情况下,仅依靠药物和意志力度过所有发情期的,甚至还要喷洒其他信息素的味道来掩盖这一切,将自己从一个omega,硬生生地伪装成了一个alpha。

这些年的洗刷早已将他的棱角打磨的圆滑,明争暗斗自然免不了结下仇家,那时莫名的防备在今日看来也并不是全无道理的。那根弦已经在他脑子里绷了太久,久到他再也很难相信任何人,哪怕是自己女儿的亲生父亲。
可如今,一切却过去了。

暴风雨都留在了昨夜,今朝又是碧空如洗的晴天。

所以他才能如此心安地入睡吧。

安迷修闭上眼睛,耳边是爱人平缓的呼吸声,窗外是湛蓝的天空与纯白的云层。

都过去了。

Fin.

评论(8)
热度(304)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