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杰佣】一起去旅行吧

@阿九会拖稿 是阿九老师的旅行杰佣!

我流杰佣,ooc甜,没有任何规则的束缚,只想看他们两像普通人一样好好谈个恋爱而已。

喜欢的话能给我评论吗x


《一起去旅行吧》

杰克检查完自己的行李,确定没有任何遗漏才合上了箱子,一转头就看见奈布翘着腿趴在床上,手里正抱着ipad打的不亦乐乎。

“奈布,”他喊了一声恋人的名字,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游戏的bgm完美地盖住了他的声音,此时此刻萨贝达先生的耳边只有刺耳的重金属乐声——哦该死,这是什么破音游,那些花花绿绿的小光标比我更能吸引你的注意力?

请恕杰克先生无法苟同。

“你的行李……”杰克说到一半就闭上了嘴,想来也是不用问的,奈布·萨贝达先生从来都没有乖乖听过他的话,一次也没有,所以收拾行李这种事——谢天谢地,他能把自己带上就不错了。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作为一位资深游戏主播(死宅),奈布·萨贝达先生是很讨厌出门的。因为他刚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候,曾有一次被杰克拖出去一起买菜,在人潮拥挤的超市里差点走丢的萨贝达先生头一次近距离体会到了何为死亡。从那之后,他对出门一事可谓是深恶痛绝,尤其讨厌去人多的地方,除了漫展。

然而就在三天前,他的好友(游戏里认识的)艾玛·伍德小姐跟随父亲来了一场环游世界的旅行,回来后一股脑地给奈布寄来了一大叠相片,照片上的女孩扎着两条棕色的发辫,头戴一顶深绿色的帽子,正对着镜头甜甜地微笑着。

然后奈布就被深深地吸引了。

天地可证,他真的不是因为艾玛的笑容,只是她身后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老天爷,那恐怕是奈布一辈子也没见过的景象了。

当然,杰克先生就不一定会这么认为了。

他只当是奈布被伍德小姐的美貌吸引,从而理所当然地吃了一通飞醋,并以此为由将萨贝达先生从结束直播的十一点一直折腾到了凌晨——此事暂且按下不谈,因为相比之下,光是自家恋人早晨醒来做的第一件事不是一脚将他踹下去这一点,就已经是件非常惊悚的事情了。

“杰克。”自家小恋人趴在他怀里,小腿在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柔软的棕色短发因为刚睡醒而有些乱糟糟的,但也并没有因此影响手感。

杰克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揉啊揉,看着那双还带着水雾的眸子,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鼻尖:“早安,我的甜心。”

“早安。”奈布难得没有避开他的亲昵,紧接着就甩出一记前后毫不搭调的话,“一起去旅行吧,杰克。”

那语气就像是在说,结婚吧,杰克先生。

花了足足一分钟才反应过来的杰克先生微笑着伸手覆上恋人的额头:“你没病吧,甜心。”

“我是认真的。”奈布扭头躲开他的手。

就是因为是认真的所以才可怕啊。杰克心里刷过一屏幕的问号,人生第一次为自己的不节制(可能)而深刻地反省了一下。

“嗯,你是认真的,所以把它忘了吧甜心,乖,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杰克一边耐着性子哄他,一边在心里咆哮,艾玛·伍德,谁让你没事乱给我的小奈布寄照片的,你看看他现在说的是什么话,这还像萨贝达吗。

同样作为人生第一次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就被恋人当玩笑一样否决了的萨贝达先生,此时此刻是很不高兴的,具体表现在他当机立断地翻身下床,表决心似地翻箱倒柜找行李箱开始准备他的出行用品。

人生嘛,用得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杰克先生真是怕了他了,连骗带哄地把人抱回了床上,按回怀里好好搂着,避免等会家里翻得乱七八糟跟进了贼似的,收拾的人还不是萨贝达。

于是,在请好了长假后,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便顺利(?)开始了。


“所以你那顶帽子是怎么回事?”

杰克顺着奈布手指的方向往上看去,“啊,你是说这个啊。”他伸手拨了拨顶端的装饰品,黄色的竹蜻蜓慢悠悠的转了两圈就停止不动了,“是不是很可爱呀。”

“一点都不。”奈布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就像是突然发现了一直以来都比自己优秀成熟的别人家的孩子喜欢小猪佩奇的手表一样(划掉),于是便嗤笑道,“真没想到你还会喜欢这种东西啊,杰克。”

“是啊,真是没想到呢。”杰克幽幽地叹气道,“当初我也是这么跟你说的呀,小奈布,你不记得了吗?还有你这个猫咪背包,好像都是大前年从漫展上买唔……”

“够了闭嘴。”奈布一把捂住他的嘴,“好好戴着你的帽子就是了。”

“是是是……”杰克耸了耸肩,还不忘在他手心里舔了一下,在奈布红着脸抽回手时笑嘻嘻地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呢。”

“……车站。”奈布忍住想要打他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何必和杰克计较,用手背推了推眼镜,指着不远处的路牌说道。

“噢,好吧。”杰克说,“那目的地呢?”

“不知道。”奈布吧唧吧唧地嚼着从包里摸出来的薯片,如此说道。

“……噢,好吧。”感情这个祖宗真的是一时兴起了。杰克想想就觉得一阵头疼,突然觉得比起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到处瞎走,还不如呆在办公室里哼哼小曲吹空调,你看看这太阳大的,这种天气就不该出门。

索性车没有让他们等太久。

奈布先一步上了车,杰克则是拖着行李箱后他一步。预先支付了车钱后,杰克收好钱包,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一旁的萨贝达先生已经娴熟地掏出了手机,以及一直以来用来装耳机的白色小盒子。

杰克替他将窗子打开些,不至于让车里过于闷热,随后又面无表情地盯着游戏页面的Loading条,其他什么事也也不干。起初奈布还能好好地控制角色满地图地皮来皮去,结果后期就像是被莫名打上了名为“杰克”的Debuff,操作频频失误,血条也跟着刷刷刷地往下掉。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愤愤地关了游戏,从包里摸出了一个小巧的mp3。

轻巧舒缓的音乐从耳机里流出,心情也随之平静下来。

《Astral Requiem》

奈布自己戴好了耳机,将右边那一只分给了杰克,随后歪着身子将脑袋搁在了恋人的肩上。阳光从叶片的缝隙中落了下来,洒在他们交握的手上,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那么便上路吧。

FIN.

评论(19)
热度(595)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