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砚旬砚】须臾

是给我家理理的表白。 @荆棘里地

想说的话和想做的事全写在里面了,打tag的时候私心了一下,我想照顾你。

婚礼大概会举办三天?先放一下群号,想参加的可以来玩w

790554333






“做你自己,我来爱你。”

《须臾》

理乃保存好了画,便穿好方才蹬掉的拖鞋,叭哒叭哒地跑出了房间。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秦砚刚把一大堆衣服塞进洗衣机的滚筒里,转身便看见自家宝贝儿倚靠着门框,抬起脚冲她晃了晃,米白色的拖鞋随着她的动作摇摇欲坠。

“嗯,好乖。”她如此夸奖着,用一旁的干毛巾擦去手上的水渍,然后才去摸理乃的脑袋。

要知道,她的理理可是从来不肯好好穿鞋的。

对于这种哄小孩子的行为,理乃虽然十分受用,可表面上还是得矜持地扭过头,“我饿了。”

“不是才吃过零食吗?”

“可那是刚才的事。”理乃可怜兮兮地说,“而现在我还是饿,你知道的,画画烧脑,我就要饿死了。”

“……”

什么毛病。

秦砚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但是家里已经没有食材了。”

“……?”

“我是说,可能得委屈一下旬老师了。”

十五分钟后,她们出门了。

“我刚洗好的澡。”理乃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脖子上的缎带,“而现在,你居然让我远离空调,这意味着我不得不再洗一次……为什么我们不能订外卖呢?”

“别乱动。”秦砚正在替她梳理着有些凌乱的刘海,“你已经一天没出门了,总要出来走走,老是盯着手机看对眼睛不好。”

“啊啊。”

“晚上没有你想的那么热,你等会好好走路,不跑不蹦哒的话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她别好夹子,顺便在自家宝贝儿的鼻尖上亲了亲。

理乃愣了愣,继而眯起了眼睛。

“你别想糊弄过去啊。”她说,“尽管我沉迷美色并且接受贿赂,可我向来还是有原则的。所以我要反驳,我哪里不好好走路了!”

“哪里都有。”秦砚又有一种想低头亲她的冲动,觉得自家宝贝儿太可爱了,忍不住想逗逗她,“还需要我帮你举例回忆一下吗?”

“……砚。”理乃冷漠地看着她,“我要打你了。”

“好好好,不逗你了,给你打。”秦砚忍不住笑了出来,捏了捏她的脸,“作为补偿,等会我请客,想吃什么?”

“当然是你请客。”理乃说,“不对,我们两为什么还要分的这么清,砚太狡猾了,这种补偿根本毫无意义。”

“啊,被发现了。”秦砚耸了耸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呀,毕竟你已经嫁给我了。”

“呵,是你嫁给我了。”

“不要挣扎了,理理。”秦砚摸出了手机,“好了,到底吃什么?”

“烤肉。”理乃决定大人有大量,先不跟她计较,“要超大份的。”

“大晚上的还吃肉,还超大份,笑死了。”秦砚敲了敲她的脑袋,手头上却熟练地开始搜索起附近的烤肉店,“也不知道前一阵子是谁嚷嚷着要减肥,这会倒是自个儿破了禁,还原则,嗯?”

“……”理乃不想理她。

突然,秦砚的手指停住了,“理理,百里上回安利的那家烤肉店,你还记得到名字吗?”

“啊,名字是不记得了,我就只看图 的,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秦砚将手机屏幕转过来给她看,“你看看,是这家吗?”

“嗯……”理乃大致看了看,然后点点头,“没有错,我记得我当时还吐槽了一下,怎么会有大的这么恶心的灯笼,太可怕了。”

“……又不是让你吃灯笼,你管它有多大啊。”秦砚说,“那,既然都出来了,要去试试吗?我记得百里说她先生特别喜欢,估计味道很棒了。”

“去呗。”理乃打了个哈欠,有些迷糊地揉了揉眼睛,“如果不远的话。”

“放心。”秦砚牵起她的手,勾了勾嘴角,“走不动的话,我抱着你。”




百里推荐的那家店,其实说远也不算远,不过两个人一起走,速度难免就慢了下来。

说到底,不过是在享受彼此拥有的过程罢了。

理乃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灯火通明的河对岸,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映照在她的瞳孔中,仿佛嵌了一条璀璨的星河,缓慢而静谧地流淌着。

她们牵着手,对方的温度由掌心源源不断地传来。

就像一开始所说的那样,夏天的夜晚有一种别样的凉爽,晚风吹开了水波,也吹乱了理乃的刚整理好的刘海,但她仿佛浑然不觉一般,只是继续迈着缓慢的步调,在河的这一头,与爱人一同前行。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她收回了目光,转头的那一刻,发现她心心念念的人,此时此刻的眼中,除了她之外,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啊啊,是这样了。她想。我希望她只看着我一个人,也只爱着我一个人,这就是我全部的愿望了。

“热闹的是彼岸,喧嚣属于不夜城。”

“而你是我的。”

Fin.




评论(10)
热度(90)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