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杰佣】非典型恋爱(01)

游戏大佬兼班主任杰×同样身为游戏大佬的学生奈

一个网恋对象是自己老师的老梗,ooc傻白甜无脑校园恋爱。

有部分私设,游戏id我乱取的。

威廉好可爱,好想欺负他hhhhhh(bu

带我理理。 @荆棘里地




01.

这已经是奈布·萨贝达不知道第几次因为成绩问题被叫到办公室去了。

他站在那里,低着头,鞋尖在地上磨蹭着,一副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而对面的办公桌上,赫然摊着他惨不忍睹的成绩单。

班主任屈起指节在桌子上不重不轻地敲了敲,语气不温不火:“不打算解释一下吗,萨贝达同学?”

奈布闻言没了动作,但是视线还是一直注视着地面,没有一点要打算开口的意思。

解释什么,沉迷游戏玩物丧志?这个理由太没有说服力了。奈何他前几次绞尽脑汁,把能用的理由都说了个遍,才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过了,可这回他总不能直接说实话吧?

他太清楚自己老师的脾气了,早些他不务正业逃课打架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被半惩罚性地敲了一下脑袋,力度都不大,反倒像是兄长在教育自家的弟弟。杰克和他差不了几岁,虽说没有什么年长者的架子,但毕竟老师的身份摆在那儿,也绝不是能够勾肩搭背的胡乱开玩笑的,所以对于这样一位班主任,虽知道他脾气好,但还是不太敢造次的。

要说原因,大概也是因为上回见到他发火的样子吧,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惊涛骇浪。有一哥们把班上的女孩子惹哭了,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杰克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指了指那哥们,示意他来一下办公室。

之后那个哥们是哭着跑出来的。

所以他之后也学乖了,关于这种原则性问题,前车之鉴摆在那儿,他可不想哭着跑出来,那比欺负女生还要丢人了。

“怎么不说话了?”杰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子,语气却冷了几分,“前几次不都是有理有据的,这回没有要解释的了?”

完了,看样子是知道我敷衍他了。

奈布心里咯噔一声,觉的这次怕是不得善终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说话啊,奈布。”他换了个更为亲密的称呼,平缓的语调却让奈布背后发凉,冷汗刷刷地往外冒,心里暗暗叫苦。

早知道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的,现在后悔怎么看都来不及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只手指节郑重有力地在桌面上敲了两下,像是在作最后的总结。

“下下周的月考,没考进班上前二十,就准备好补习吧。”

……啊,凉了。



奈布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

他觉得老天爷仿佛跟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就好像你刚刚还在和队友愉快地修电机,下一秒人都跑光了,而你被放上了椅子。

他拎起走廊上的书包,象征性地拍了拍底下的灰,然后拉开拉链开始翻找起来。

就在他好不容易从夹层中摸出自己的手机时,后方突然伸出一只手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吓你一跳!”

啪嗒。

奈布低头看着地上脸朝地的手机,在“把威廉·艾利斯打成橄榄球”和“检查手机”中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后者。

结果不出意料地裂屏了。

奈布捧着惨不忍睹的手机,感觉心都在滴血,更令人崩溃的是,威廉这个始作俑者居然还在一旁大言不惭地吐槽他手机的质量,并苦口婆心地安慰他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开玩笑,你以为它是你的头吗,要不我打爆你的头再给你换个新的吧。

奈布不想理他,心颤颤地捣鼓了一下,发现只是屏幕碎了一点,有块地方不能用了,其他地方还是可以点的。但这只是初步判断,也不知道使用起来会怎样,会不会有漏电的情况,一切还是未知,得尽快送去维修才行。

但在此之前,他得先把威廉揍一顿。

只是腹部挨了一拳对于艾利斯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他抱着肚子哀嚎了一声,很快又像一只小强一样迅速地恢复了过来,快步上前去追赶奈布。

“萨贝达萨贝达——唉你有那么快干嘛!我可是来安慰你的耶!”

哦,那我真是谢谢你啊,拜托请离我远一点。

奈布加快了脚步,还是没能顺利地甩掉威廉这个麻烦鬼,毕竟他可是校橄榄球队的前锋。

“唉,杰克那混蛋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怎么感觉你遇上大麻烦了?”

我眼前最大的麻烦难道不是你吗?

奈布停下来看着他,不耐烦地说:“你到底想怎样?”

“我没怎样啊……就是关心一下你嘛,咱们好歹是前后桌,你有困难我可以帮你啊,这点队友爱我还是有的!”

“帮我?”奈布压下翻白眼的冲动,冲他扬了扬碎成渣的手机,“你就这么帮我?”

威廉:“……对不起。”

奈布:“我接受,你可以走了。”

威廉:“喔……”

目送着这个大麻烦离开,奈布好歹是松了一口气。他看了一下表,发现如果去手机店的话,加上吃晚饭的时间,铁定是赶不上晚上的打工了。

这全都要怪杰克,就不能挑一个好一点的时间谈话吗?

奈布郁闷地踢翻了一个路边的易拉罐,看着它咕噜咕噜滚到草丛里,僵持了片刻,又认命地跑过去把它捡起来,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里。他记得负责这块区域卫生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奶奶,所以还是不要给她增加负担了。

他还是去了手机店,在确定只是屏幕坏了后好歹放下心来,这意味着他不用花额外的钱来购买新的手机,只需要支付一块屏幕的钱就好了。

不过今晚肯定是没法上线了。

想到这里,奈布还是不可避免地失落起来。本来跟玛尔塔小姐姐约好的晚上一块开黑的,看样子要失约了。

更重要的是,没法和Jacker先生谈话了。

奈布失落地走出了手机店,在此之前,他没有注意到手机上新收的短信,在便利店里买了面包和牛奶,边走边食不知味地嚼着。

他下午的时候光顾着甩掉威廉,忘记去单车棚拿车,这回得走去打工的地方不说,连明天也要步行上学了。

还能再糟糕一点吗?

一声惊雷过后,从傍晚开始就阴沉不定的天,开始下雨了。

他几乎是浑身湿透地跑进了咖啡厅。

因为天气的缘故,店里没有什么人,美智子正坐在桌边擦拭着新买的茶具,准备给自己泡上一壶茶来暖暖胃,听着了铃声,便抬起了头。

“……奈布?”

“啊……美智子小姐。”大男孩浑身淌着水,双手撑着膝盖,还在剧烈地喘着气,看样子是跑了很长的一段距离才赶过来的,但是只敢站在门口的位置,害怕把水弄到里面干净的地板上,“对不起,我迟到了。”

“啊啊,并没有哦,奈布。事实上,你是第一个到的,”美智子起身寻了块干毛巾,替他细细地擦了起来,“可是,你没有看简讯吗?”

“什么?啊……还是我自己来吧。”奈布接过毛巾,在脑袋上胡乱地搓了搓,“我的手机给同学弄坏了,刚刚才送去修理,所以可能错过了?”

“那可真是太糟糕了。”美智子说,“因为我丈夫说今晚有暴雨,所以我给所以人发了信息,今晚是不用过来的。”

“这样吗。”奈布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苦着脸说,“那我还真是太不走运了。”

美智子看出他似乎心情不大好,便柔声道:“其实也没有哦,你刚好赶上了今天新到的花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很幸运了。”

“您不用特意安慰我了……补习弄坏手机还遇上了大雨,我今天真是太倒霉了……”

“放轻松,亲爱的,至少你拥有了意想不到的空闲和暖暖的花茶,不是吗?”美智子接过他手中的毛巾,微笑着说,“所不过在此之前,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我去替你把储物室里的备用衣物拿过来。”

“嗯,麻烦您了,美智子小姐。”




热水和花茶驱散了寒气。奈布披着条毯子窝在椅子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花茶,轻轻地吹散氤氲的水汽,淡粉色的花朵也随之漂到了茶面的边缘。

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感觉此刻的身心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这使他暂时地忘记了不久将要面对的大危机。

“非常感谢您的茶,美智子小姐。”

“不必这么说,反倒是要感谢你能留下来陪我了。”美智子拢了拢头发。

“啊,对了。”奈布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您能借我一下手机吗?我和朋友晚上约了游戏,但您也知道,我恐怕不能上线了,所以我想先和他们道个歉。”

“可以哦。”美智子将手机递了过去,“奈布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呢。”

“是啊,因为能遇到很多很好人人,觉得非常开心了。”奈布点开QQ,熟练地输入了账号和密码,“不过说起来,美智子小姐也玩这个,多少也让我有些意外了。”

“喜欢就玩了,就像你说的那样,可以认识很多有趣的人呀。”

奈布登上了号,先点开了群,发现大家都在线,聊天话题五花八门的,完全插不上话,于是发了个晚上好就退了出来,打算看一看私聊,结果就收到了玛尔塔的消息。

【吃我一枪:这个点不是要打工?】

【别奶我快跑:嗯……今天额外休息了。】

【吃我一枪:真好,我也想要休假。所以等会上游戏吗?】

【别奶我快跑:不行……今天手机被同学弄坏了,现在用的是红蝶小姐的手机。】

【吃我一枪:啊,心疼你。那我们玩了。】

【别奶我快跑:嗯,玩的开心。】

奈布关掉对话,这才注意到另外一条私信。

【Jacker:晚上好,甜心。】

他顿时打起了精神,叭哒叭哒地回复起来。

【别奶我快跑:晚上好,先生。】

【Jacker:怎么,心情不好?】

【别奶我快跑:唉?怎么看出来的???】

【Jacker:专属的心灵感应?】

噗,好厉害的样子。

【别奶我快跑:唉/////】

【Jacker:好啦不逗你了,是玛尔塔告诉我的。】

【别奶我快跑:这样……】

【Jacker:方便跟我说说吗?或许我能给些建议呢。】

【别奶我快跑:……成绩下降,要补习了orz】

【Jacker:嗯…那确实是很棘手了。】

【别奶我快跑:呜。】

【Jacker:这样吧,以后帮你尽量控制一下游戏时间,争取把成绩提上去,这样就不用补习了吧。】

【别奶我快跑:啊,听着很容易,做起来非常困难了orz】

要是真有那个自制力,我也不用被叫到办公室那么多次了。

【Jacker:做起来也不难的,只要有决心就行,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的,不是吗?】

【Jacker:我相信你。】

tbc.

评论(12)
热度(609)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