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满月。】



♡玉藻前♡






对象@教授在上

ID @特警在下

【胜出】和幼驯染一起度过的夏天(Day1)

#我流胜出小甜饼

#有关甜腻腻的夏天的故事

#时代感不是很强,是在同居x

#有一小部分车描写,就想欺负一下小久,真的就一点点……!(被打


第一次尝试写胜出,性格好难把握orz




《和幼驯染一起度过的夏天》


Day.1

 

 

绿谷出久把刚榨好的果汁放进冰箱时,急促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来啦——”他手上沾满了水珠,走了没几步想起来又折回去擦干净,结果不出意外是被等得不耐烦的爆豪敲了一记。

 

“……好痛!”

 

“太慢了,废久。你是想热死我吗?”爆豪胜己毫无愧疚之心,拖着行李箱就往里面走。

 

爆豪光己和绿谷引子出门旅游了,坐的是昨天下午的飞机,据说刚好赶得上晚上的什么什么晚会,以此为由,第二天一大早,爆豪胜己便理所当然地拖着行李来到了幼驯染的家里。

 

“所以是要待上半个月吗?”绿谷出久从柜子里翻出了打地铺用的被子,刚打算放在地上,不料被爆豪抢过去又塞了回去。

 

“怎么,不欢迎我?”爆豪瞪了她一眼,绿谷便不说话了。

 

“我哪敢啊。”他说。我高兴都来不及。

 

“那就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了。”爆豪斜了一眼满床各种size的欧尔麦特玩偶,脸上流露出一丝一闪而过的嫌弃,“反正又不是睡不下。”

 

您的记忆不要总停留在小时候好吗,两个高中生睡一张床还是会很挤的。

 

绿谷觉得脸颊有些发烫,自从莫名其妙确认关系后,这还是第一次和爆豪同居,虽然只有短短半个月,但是想想就觉得很棒了。

 

“小胜吃了早饭吗?”

 

“还没。”

 

“那,要一起吗?”绿谷说,“我做了两份。”

 

 

 

训练期在八月中旬就结束了,在开学到来之前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供休息,原本绿谷是打算回学校继续训练的,但是没想到会有变故,竟让他也生出了“就小小地给自己放个假吧”这种想法。

 

而那个变故,毫无疑问是爆豪胜己了。

 

“我吃饱了。”

 

绿谷收拾好碗筷放入了水池,在系围裙的时候才想起一个从刚才开始就有的小麻烦。

 

如果只是后腰位置的结,单靠他一个人是没问题的,可后背肩带的连接搭扣他就无能为力了,如果不扣起来的话容易让带子滑下去,所以之前榨果汁的时候他也不得不放弃系围裙的想法,只是晚了那么几秒钟也要被找茬,明摆着就是故意的了。

 

怎么办,要叫小胜来帮忙吗?

 

怎么看都会被抱怨了。

 

“小胜——”他有些苦恼地冲客厅喊道,“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你很烦啊,难道连洗个碗都要我来教你吗?”虽是这么说,爆豪还是放下了游戏手柄。

 

绿谷抬了抬手臂,将半挂着的带子指给爆豪看,爆豪只是皱了皱眉眉头,走过来替他扣好后用力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好痛!”绿谷抱怨似地喊了一声,“第二次了,小胜下手完全不知道轻重!”

 

“是你自己太蠢了。”爆豪嗤笑了一声,抬起绿谷的下巴,趁人毫无防备的时候在被捏红的地方咬了一口,“现在呢?”

 

“……更痛了。”猝不及防地被咬了,绿谷感觉整张脸都像烧着了一样,有些欲盖弥彰地胡乱推了一下爆豪,“小胜你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了,赶紧回去打游戏!”

 

“哈?居然敢嫌老子碍手碍脚,废久你胆子肥了啊。信不信真的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碍手碍脚。”

 

不得不承认,爆豪撒娇的方式就和小孩子一样幼稚。

 

至少现在看来,是真正意义上的碍手碍脚了。

 

爆豪结实的胸膛紧紧地贴着绿谷的后背,手也禁锢着绿谷的腰,就连脑袋也不由分说地搁在了绿谷的颈窝里,不仅是扎手的金发和灼热的吐息,他整个人都成了最大的干扰物,而目的却只是为了让绿谷没法洗碗而已。

 

“……小胜。”太近了啦。

 

“这才叫碍手碍脚啊,明白了吗,废久。”

 

……好幼稚!太幼稚了小胜!完全是小孩子才会较真的事了!

 

不只是从前,哪怕是现在确定了关系,爆豪对付他的方法也是一套一套的,绿谷简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挣扎没有任何用处,就算是打一架也未必能占上风,而且多半还要把房子拆了,怎么看也只能由着他胡来了。

 

不得不说爆豪将绿谷的软肋捏的死死的,只要不触碰底线,这种情况下的反抗几乎可以当做不存在,而他的乐趣就是看绿谷挣扎未果只能委屈巴巴地顺从的样子,内心莫名的占有欲在此刻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但即使是在爆棚后也没打算放过对方就是了。

 

不过绿谷还是试图从别的方面挣扎:“你这样我没法洗碗!”

 

爆豪满不在乎:“那就别洗了。”

 

绿谷:“不洗碗就没法陪你打游戏了!”

 

爆豪:“笑话,我需要你陪我玩游戏?”

 

绿谷仍然不死心:“我记得那款游戏是不能暂停的,你再不回去真的没问题吗?”

 

爆豪用力在他发烫的耳朵上咬了一口:“你这是在威胁我?”

 

这哪里是威胁啊,是提醒好吗!

 

绿谷自暴自弃地垂下脑袋,完全不想再和这个不讲道理的人再多说什么,全当身上趴着一只大金毛。

 

客厅装有隔离门,冷气是吹不到厨房的。

 

爆豪刚从客厅过来,虽然之前没待多久,但是身上还是凉凉的,在贴着绿谷后便迅速升温,一开始还能忍受,之后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紧贴在一起的皮肤触感有些黏腻,两个人的汗水也混合在了一起,不断腾升的热气让温度迅速攀升,但却让人更加不想分开。

 

绿谷微喘着气,感觉呼出来的气都比之前还要热上许多,更别说爆豪在他脖子上的呼吸,简直烫的吓人,让人的大脑处于一种晕乎乎的状态。他不知道爆豪是否后悔用了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来对付他,这个角度也无法观察爆豪的表情,但不管如何,他却意外地很享受这种感觉。

 

和小胜……离的好近。

 

怎么说呢,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艰难地解决了几个碗后爆豪才心满意足地放过了他。

 

“行了,过来一起打游戏吧。”

 

???刚才说不用陪的人是谁啊,太不讲道理了吧小胜!

 

绿谷真不知道爆豪是如何理所当然地把说过的话抛到脑后的,但如果拒绝的话估计爆豪又得发脾气,怎么看都跟个难伺候的大小姐一样。

 

回到客厅后遭受了冷气的暴击,绿谷几乎是瘫在了沙发上不想起来了。

 

爆豪在沙发前的软垫上坐了下来,重开游戏并选择了双人模式,在提着刀冲上去解决了十几个小怪后发现绿谷还没有追上来,回过头才发现那家伙连手柄还没拿起来,反而一脸幸福地抱着欧尔麦特的玩偶傻笑,简直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爆豪毫不客气地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在绿谷还来不及惊呼时按着他的脑袋吻了上去,粗暴的接吻方式完全没留给绿谷任何换气的时间,爆豪便趁着绿谷失神,一把扯掉了他怀里的玩偶丢在了一边,然后开始做些别的事情。可怜的绿谷就连反抗都被毫不费力的化解了,直到被扒的一干二净,趴在沙发上被掰开双腿干得昏天黑地,他还搞不明白爆豪的怒点究竟在游戏还是玩偶上。

 

 

 

 

结束时不出意外已经过了晚饭点。

 

绿谷出久一身粘嗒嗒地趴在沙发上,浑身上下就像是被拆开又重组了一遍,酸痛的要死,特别是屁股,又打又揉简直被蹂躏的乱七八糟。他的HP条岌岌可危地卡在了红线区,差那么一丝血皮差不多就GAME OVER了。

 

如果爆豪没有良心发现的话。

 

“过分。”

 

“小胜其实早就计划好了吧。”

 

“还说什么玩游戏,根本就没有这个打算,就算陪你玩你也还会找其他理由的对吧,不管怎样都是要做的。”

 

他早该想到的,当初他就不该答应光己太太,把这条大尾巴狼放进家门,现在就算是后悔也无济于事了。

 

因为,他根本打不过这个暴君。

 

“晚饭吃什么啊,出久。”爆豪看上去心情特别好,连称呼都换成了名字,一想到代价是什么,绿谷还是觉得太不值了。

 

“我要去睡觉了,小胜你就吃空气吧。”绿谷抱怨似地说着,扶着腰艰难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可能是动作幅度太大了,牵动后面灌的满当的液体也跟着流了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了地板上。

 

爆豪的眼神都变得暧昧起来。

 

“喂,真的不要紧吗。”他说,“不如做个交易吧?”

 

绿谷停着等他说下去。

 

“你看,”爆豪伸手抹去他腿根上的液体,不怀好意地在他屁股上拍了拍,“我都把你喂饱了,现在难道不该换你来招待我了吗?”

 

……禽兽!

 

绿谷简直后悔停下来等这个混蛋发言,他从一开始就不该相信爆豪能说出什么正经事。

 

小时候就觉得小胜太成熟了,现在看来真的成熟过头了!到底是怎么学坏的啊!

 

 

 

结果还是被抱去了浴室。

 

兴许是出于没有晚饭的威胁,爆豪的动作要温柔了很多,绿谷才不相信他会好好反省。

 

体内的异物清除后,久违的神清气爽反而让躺在床上的绿谷出久生出一丝困意。

 

他刚打完一个大大的哈欠,爆豪便警觉起来。

 

“喂,你该不会要反悔了吧,废久?”

 

称呼又换回来了啊。

 

绿谷出久的内心莫名多出几分不满,便打定主意也要逗逗爆豪。

 

“啊啊——好困——”说完便伸手去够床头的灯,在爆豪一脸懵逼的时候“啪”地关了灯。

 

“那么晚安啦,小胜。”

 

“开什么玩笑啊,你给我起来啊废久!说话不算话算什么本事!”

 

“本来就没有答应,小胜到底自己在那边单方面和谁讲好了啊。”

 

“……”

 

“噗哈哈哈小胜你居然真的信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晚饭想吃什么,我看看冰箱里还有没有食材……”

 

“不用了。”爆豪一把抓住他正要开灯的手,等他翻身压上来时,绿谷才后知后觉自己玩脱了。

 

“今晚的晚餐就是你了。”

 

“居然敢耍我,那你也应该做好觉悟了吧,废久。”

 

“我绝对,绝对,绝对会好好款待你的。”

 

绿谷出久欲哭无泪,预感由此以后的半个月大概是难以善终了。


tbc.


评论(7)
热度(94)

© 打马渡尘关 | Powered by LOFTER